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章 【小陶传】(10):下禅城
    【小陶传】(10):下禅城

    透过污浊的水质,冯兰看见了水下间隔仅有拳头宽的铁栅栏。

    年久生锈的铁栅栏每条约有大拇指粗细,几名体型瘦小的士兵光着身子踩水上前,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兵器具拧断两道锈迹斑驳的铁栅栏。

    他们率先钻了过去,从内侧打开卡锁,砰哧一声闷响过后,水波逐渐加速,由于内外压强的不同,水道里的人感觉背后的水流不断推着他们向城内游动。

    冯兰等人顺着狭窄的水道鱼贯而过,水门低矮潮湿,大量陈年污垢囤积在此,江水中混杂着肮脏的污水,要是不小心咽下去神仙难救。

    所幸禅城不大,水道并不长,不多时便到了头,于是靠城根无人注意的死水池子里便钻出一个个戴着皮帽的脑袋。

    众人来不及喷出口鼻里的脏水,就听不远处传来叛军哨兵惊呼的声音。

    “敌袭!”

    匆匆赶来的一小队叛军城防士兵发现了这些秦军潜入者,一串飞矢紧随其后!

    噗通噗通!

    当先被箭矢射中的两名秦军士兵来不及举起绑在小臂的手盾便栽倒在水池里,更多的秦军士兵则在夜色的掩护下爬出水池,舞刀杀向这队城防叛军!

    冯兰挺刃冲在最前,他避过叛军的短枪,钢刀插入一名叛军的腹部,向内一绞,紧接着一脚踹开失去抵抗能力的那名叛军,侧身又是一刀斜劈,将一名企图偷袭的叛军脑袋削了下来!

    这队叛军不过二十来人,转瞬便被冲散!

    眼见潜入者的数量不少,叛军士兵转身朝城墙上跑去,冯兰扬刀大喝,余者尽数秦军士兵追上去斩杀!

    “何波,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去夺城门楼!”

    冯兰朝麾下一名百将吩咐道,何波一鼓作气,带着八十多号生还着爬出水门的部下朝东城门望楼发起进攻!

    叛军已经有所反应,一批手持枪盾的叛军站在楼梯上不断挥刺,试图拦截佯攻的秦军。

    “风!”

    体格健硕的力士何波左右开弓,抄起两名叛军的尸体砸了过去!

    趁着片刻混乱,何波跻身冲进空虚,手持短刃不断捅刺,刀刀见红!

    身后的秦军亦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悍勇之士,望楼上的叛军没能坚持多久便被夺下!

    来不及降下叛军的旗帜,何波奋力一撞,竟将碗口粗的旗杆拦腰撞断!

    上半截旗杆向下急坠落到城门外,与此同时千斤闸的吊索也被合力拉起!

    城外等候已久的韩敢见状引兵杀来,一千五百生力军踩着叛军的旗帜冲入城门洞!

    “校尉!望楼已破!”

    何波高举着一名叛军小校的头颅朝城内吼道!

    城内,其余秦军士兵也成功潜入,遇到了从军营赶来救援的叛军,双方在城墙下爆发一场激烈的遭遇战!

    叛军急于夺回城门,不光是城内的叛军在朝这边突进,东侧城墙上的叛军也顺着城墙一股脑的朝望楼冲来!

    冯兰指挥阵线苦苦支撑,直到韩敢部加入战场后才算稳住阵脚,除了北门,只怕全城的叛军都过来了!

    “你说已经潜入禅城的其他夜不收在何处!”

    心下焦急的冯兰拉过身侧的七月,话音刚落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声震天炸响!

    两人朝那边望去,只见一条火龙窜天而起,地点正是禅城东的叛军军营!

    七月指着火光四起的街道笑道:“泼天大功就在前方,请将军自取之!”

    ......

    孟奋被震下马了,坐骑受惊跑开,又闷头撞上石柱昏厥倒地。

    “秦人打到哪了!”

    孟奋朝将他搀扶起来的亲信问道,但这个问题亲信却很难回答。

    “太师!城内局势混乱,古泰兵龟缩城南不肯救援,先撤吧!西门外没有发现秦人!”亲兵队长拉过一匹肥马,扶着甲胄在身的孟奋上马。

    “让多伦再坚持一会!会有办法的!”

    孟奋点起几名部下,令他们朝城南的街道纵火,逼迫古泰人加入进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随后孟奋便带着百余亲信匆匆撤离府邸,他害怕秦人在城外有埋伏,根本不敢从西门走,而是前往了最先发现秦人的北门,试图力挽狂澜。

    此刻的东门,孟奋麾下的亲信将领多伦正指挥着刚从睡梦中清醒抓起武器紧急集合而来的部下。

    军营附近莫名发生爆炸,城门也被夺取,连着冲了几次都没能冲破秦军的阵型,又看见城外不断有秦军入内,叛军的士气一落千丈,竟开始不听指挥,顿足不前。

    原本叛军还能借助人数优势将秦军士兵赶回水池边缘,现在却主动让出一大块空当,任由主将多伦嘶吼也不愿再上前碰壁。

    事发突然,多伦尚未来得及披挂好全幅甲胄,他在接到城墙哨兵的告急之后便领着亲信匆匆点起军营内的士兵驰援城墙,也没有准备督战队。

    秦人是怎么夺下城门的?

    时间来不及让多伦思考,他听见了马蹄的声音!

    只见骑着战马的黑衣武士从两侧小巷内杀出,霎时间便冲乱了街道里叛军的松散队伍!

    夜黑风高,叛军不知到底有多少骑兵,心下恐惧,登时开始胡乱叫喊着溃散!

    “敌在背后!”

    “秦人入城了!”

    完了!

    多伦心中咯噔一下,这时却有一名孟奋的亲信拼死冲上前来,告诉多伦孟奋让他夺回东门继续坚守的命令。

    “你看看,人都散完了,还怎么坚守!”

    多伦抓起那人骂了一句,他本无带兵经验,在部落里原本只是一个百夫长,孟奋起事后像他这样原先孟奋部落里的嫡系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让多伦很快晋升为千夫长、大千夫长(将领)。

    “往北门撤!”

    多伦眼见东门局势不可挽回,便趁着秦军的注意力还在对付城墙上友军的时候朝城北撤退。

    冯兰见状趁势掩杀,明明只有三四百军兵,却杀得人数数倍于他们的叛军残部节节后退!

    城门被打开后,一千五百秦军锐士在韩敢的率领下当先杀入城中,登城与城墙上的叛军作战!

    从城东军营匆忙赶至的叛军士兵先是受到了身后爆炸的惊扰,又被秦军阵型堵住路,再被长驱直入的黑衣骑手冲乱阵型,眼下已经完全失去战心。

    他们畏惧骑兵冲击的威势,朝两侧的空当处避开,谁料秦军阵型突然分开空隙,百余名身着铁甲的秦兵紧接着压了上来!

    最前排的高大士兵身着铁铠,持重盾长刀,后面数排人身着铁片皮甲,持长枪压上,叛军被重步兵阵型一冲,本就溃散的阵势直接演变成一边倒的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