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46章 张阳之死
    天庭凌霄宝殿之上,张百忍面色并不好看。

    “方才本帝从青丘殿回来,玉儿的生命垂危,诸位可有良策?”张百忍问道。

    凌霄殿上,一时哑口无言。

    “盗天前辈,琉璃盏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阳问道。

    盗天圣主说道:“这天下仙器十万,神兵过千,其中佼佼者才能被列为大罗诸天二十四神器,当年我编纂大罗神器榜时卜祖找到我,允以一件大罗神器为条件,让我将琉璃盏列为大罗神器榜上,那琉璃盏表面是神器,的确可以照尽黑暗,但它的内部藏着一缕气,这缕气并非先天,却比先天之气更加可怕,似乎是某位至尊强者的本命神元,可以吞噬万物,它的确足够位列大罗诸天神器榜,我便将它列入其中。”

    “那琉璃盏的来源你可清楚?”王阳问道。

    盗天圣主摇头,说道:“我只知道琉璃盏诞生于十帝同辉的太初末年,那一年,卜祖不知以何种方法打破天道制约,造了十位大帝用以对抗黑暗,十帝同辉,称霸寰宇,但同时也造就了很多悲剧,裂天女帝便在这时候横空出世,将战乱的罪魁祸首,十帝全部斩杀,最后一人强行阻击黑暗,琉璃盏便是在那时出现的,有人说琉璃盏内的是裂天女帝留下的一缕气,将来救世主出现,琉璃盏便会有所感应,也有人说琉璃盏内藏着的是黑暗本源的一缕气,被裂天女帝撕扯下来,铸造成神器,传到人间,可知它的救世主出现,便会引起琉璃盏的感应,具体怎样,无人可知,因为消息的来源,便是卜天一脉。”

    “说到底,一切都是卜祖一手策划的。”王阳说道。

    张百忍看向小五问道:“小五,卜祖被书剑生救走,书剑生是你的义父,你可知道他的住处?”

    “知道。”

    “那就带我去。”

    “现在?”

    “现在。”张百忍说道。“玉儿已经等不了了。”

    张百忍话音刚落,殿外传来便传来声音:“启禀玉帝,北方圣王求见。”

    张百忍看向凌霄殿前阶上的北方圣王问道:“北方圣王,你不再天庭宝库看守,来这里做什么?”

    北方圣王俯身在殿外恭敬说道:“启禀玉帝,天庭宝库内,似乎有动静,吞仙兽不敢离开,让臣来禀报。”

    张百忍闻言,当即走出凌霄大殿,飞向天庭宝库。

    天庭宝库周围禁制数重,张百忍带着众人来到宝库前,宝库打开,里面传出扑鼻的异香,一个浑身如同陶俑的人端坐在宝库中部,身下开满莲花。

    “张阳?”众人见状,心中震撼。

    此时的张阳已经如同陶俑,浑身上下皲裂,皮肤也灰黑,没有丝毫生生之气,头顶长着一株绿莹莹的小树,身下开满拳头大小的莲花。

    “豆豆,父亲这样多久了?”张百忍问道。

    豆豆说道:“三天前我一觉醒来,张阳就这样了,我感应到他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但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张百忍皱眉,走到张阳面前,说道:“父亲,若您能听见,还请您给孩儿一些指示。”

    张阳端坐的肉身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动静,他的心跳也几乎要停止。

    张百忍叹息一声,刚要转身离开,却见宝库外的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张百忍回头,只见张阳的手指正在颤动,他似乎正在极力想要控制肉身,手指点在身前荷叶之上,荷叶摇曳,叶子上涌出清泉,清泉落地,缓缓渲染出一个字——玉。

    “玉?”众人不解。

    “去青丘殿,通知主母将玉儿抱来。”张百忍纷纷道。

    片刻之后,小白抱着昏死的玉儿来到天庭宝库,此时的玉儿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半昏半睡间,痴痴地望着众人,似有弥留。

    小白望着张阳的模样,忍不住双目通红,一向要强的惊鸿仙子在门外看见张阳的样子也潸然泪下。

    张百忍从小白手中接过玉儿,玉儿已经瘦成.人干,身体几乎缩小了一半。

    玉儿靠近张阳时,张阳原本打坐捏禅指的双手颤动,在众目睽睽之下呈现怀抱婴儿的姿态。

    张百忍将玉儿放在张阳的手中,片刻之后,张阳的双手如同枯木一般变得老皮皱褶,整个托住玉儿的身体,双掌开出金色佛手莲花,将玉儿供在其中。

    只见一股源源不断的先天混沌神元涌入玉儿体内,玉儿的皮肤碎裂又重组,重组又碎裂,她体内金丹不在,身体无法承受浩瀚的神元,然而先天混沌神元拥有不死之力,所以她无法死去,只是神情痛苦。

    片刻之后,张阳的肉身已经如同枯木磐石一般,完全成为一尊年久失修的石像,他微闭的双目中留下两行血,众人隐约听到心脏的跳动声,他周围的莲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盛开,团团簇拥着玉儿,源源不断地向玉儿体内灌入强大的生生气机。

    整个过程持续了三炷香的时间,直到莲花枯萎,张百忍想要阻止也为时已晚。

    心跳声渐渐停止,张阳原本挺拔的肉身变得佝偻,如同树墩一般,坐在枯萎的莲花丛中,再没有一丝生机。

    现场鸦雀无声,豆豆嗓子里发出哽咽之声,他走到张阳身边晃了晃张阳,趴在张阳的怀里听他熟悉的心跳,接着便嚎啕大哭起来。

    “张阳的心跳没了,彻底没了。”

    “爹……”

    张百忍失魂落魄,后退三步,双膝跪地,身后所有人都跟着跪伏在地,或哭或泣。

    张阳身死,肉身枯败,以最后的生命原始之力为玉儿续命,玉儿的脸色恢复许多,虽然未醒,却有好转迹象。

    天庭大葬,漫天的白绫,众仙披麻戴孝,仙鹤悲鸣,昔日环绕天庭周遭的五彩霞光也黯然失色。

    张阳的死讯公开,南瞻部洲的僧人们在天庭下方围成十万方阵,口中诵念超度梵文,万族势力前来吊唁。

    张百忍面色惨白,嘴唇干裂,双目通红地望着各族势力前来吊唁参拜。

    神农一族也前来烧香祭拜,待张百忍说完悼词之后,便当即离开天庭,返回族中。

    返回途中,姜阳忍不住问道:“老祖,那一团焦炭当真是张阳?”

    神农放声大笑,说道:“自然是,我原本还纳闷那张阳有留手,现在已经确定他身死道消,一直以来,张阳以大神境和与天下强者争锋,他在大神境时就不把上一任大帝放在眼里,神王境就足以傲视天界,区区不足百岁,竟然可以完成肉身和脑域的极限超脱,这样的人,万古无一,称之为天才都是对他的侮辱,本帝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太强,他所开辟的修炼之道,专为无敌而来,有他在,太阴一脉和天庭将会横霸万年无敌手,哪怕祖神出世也不能阻挡,要不然霸王陆绝和六目怎么会千方百计想要阻止他成帝,谁都能看得出张阳的潜质,只是不愿承认罢了,有他在,对所有人都是个大麻烦,可现在就不一样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