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四章 换车
    彭博恺急着去追货车,万展麟想拦已经来不及。他感觉出来了,彭博恺来者不善,怕也是为了货车上的那块毛料而来。

    朱达贵的货车已经被欧阳晨曦开走,他要做的是拦住彭博恺。

    万展麟挡在彭博恺面前:“要算账现在就算,你们才是一伙的吧?撞我的车就想跑?”

    把彭博恺和朱达贵拖得越久,欧阳晨曦就能开得越远。

    “小子,你是故意找茬吧?咦,好,看你往哪跑。”

    彭博恺前面半截话是对万展麟说的,后面则是看到那辆厢式货车,在前面一百多米处突然停了下来。他也没开车,朝着货车跑了过去。

    万展麟回头一看,也是愣住了。

    欧阳晨曦这头蠢猪,不是已经开走了吗?为什么要停车!那可是十亿啊,知道十亿有多少吗?换成百元钞票,那辆货车都装不下!

    彭博恺一动,万展麟也动了。

    唯一的威胁的是彭博恺,只要摆平了彭博恺,朱达贵小菜一碟。

    彭博恺跑到货车旁边,拉开车门,一把将欧阳晨曦拉了下来:“你小子胆大包大,竟敢拦路抢劫!”

    万展麟将伸手拦住彭博恺,冷笑道:“朋友,难道你就是安了好心?”

    彭博恺亮出腰间的刀子,凶相毕露:“腾冲是我的地盘,你要是敢惹事,别怪我不客气!”

    万展麟淡淡地说:“你现在掉头离开,我可以当作没发生任何事。”

    他是职业保镖,是真正练过的。像彭博恺这样的角色,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彭博恺拔出刀,威胁着说:“给我滚!”

    万展麟当然不会滚,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甩棍,根本不惧彭博恺的刀子。

    欧阳晨曦倒是有些怕了,他站到万展麟后面,生怕会涉及自己。

    彭博恺见万展麟亮出武器,扬起刀子刺了过去。万展麟挑起甩棍,与刀子一碰,火花四溅。

    彭博恺一腿踢过来,万展麟侧身让开,一棍击在彭博恺的手背。

    彭博恺吃痛,更是张牙舞爪朝着万展麟扑来。他冒着挨万展麟一棍的危险,一定要刺万展麟一刀。

    万展麟是职业保镖,看到彭博恺这种没脑子的打法,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这样的人,也就会耍横罢了,根本没有格斗技巧。

    万展麟后退一步,放彭博恺靠近,一棍狠狠敲在他头上。彭博恺受此重击,身体往后倒,眼前离彭博恺越来越远,他一气之下,将手里的刀扔了出来,当作飞刀直刺万展麟。

    这种伎俩,万展麟岂会放在眼里。他身体往左边横跨一步,轻轻避开了刀子。

    然而,他突然觉得腹部一痛,低头一看,刀子不知为何插在了自己身上,正中腹部。

    万展麟狂怒,扬起甩棍,就在彭博恺的头上狠狠地击了一下,这次,甩棍的尖端正中彭博恺的太阳穴……

    只见一团血雾喷出,彭博恺彻底昏了过去。

    “咔,唔唔。”

    万展麟正准备进一步查看彭博恺的伤势时,突然听到货车发动的声音,回头一看,朱达贵不知什么已经爬进了驾驶室,发动货车走了。

    “停车!”

    万展麟赶紧去追,可他忘记自己腹部中刀,这一跳动,马上痛得额头直冒冷汗。

    “欧阳,赶紧把车开过来,今天一定要截下这辆车!”

    这可是关系他后半辈子的生活,绝不能让朱达贵跑掉。

    “万哥,还是先上医院吧,你流了好多血。”

    万展麟不以为然地说:“先追,再不追就晚了,我的伤能挺住。”

    刚上车他确实能挺住,但才坐了一会就不行了,头一歪昏死过去。

    欧阳晨曦扭头一看,哪还敢追朱达贵,赶紧掉头送万展麟去医院。

    谢泽峰接到报告后愣住了,他知道,万展麟和彭博恺的打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只要是针对朱达贵的毛料,那就是一家人嘛。万展麟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只要亮明身份,肯定能同心协力,一起把毛料夺过来。

    现在好了,两虎相斗两败俱伤,反而便宜了朱达贵。

    不管如何,万展麟毕竟是他身边的人,进了医院,谢泽峰还是要来看望的。

    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医院里遇到了左云海。看到左云海,谢泽峰似乎明白了什么。

    谢泽峰问:“左总,是不是来看望一位头部受伤的患者?”

    左云海诧异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谢泽峰叹息着说:“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

    左云海一听,马上明白了谢泽峰的意思。彭博恺遇到的那个人,恐怕是谢泽峰派去的。

    左云海意味深长地说:“谢总对5998号毛料还是念念不忘啊。”

    谢泽峰咬着牙说:“要不是朱达贵从中作梗,那块毛料就是我的。”

    左云海淡淡地说:“那块毛料,是我出手的。”

    谢泽峰告诉他,朱达贵会单独带着毛料出去,还要在外面待几天才回来后,他就留了心。5998号毛料,本就是他的。虽然拍了2.68亿,可相比朱达贵的收益,他这点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朱达贵随便切一片翡翠下来,就能卖20亿,那块毛料能切一百多块。朱达贵单独带着毛料上路,简直就是找死。

    谢泽峰问:“看来我们还是想到一块了,怎么样,再合作一把?”

    “怎么个合法法?”

    “当然是二一添作五,我的保镖身手了得,加上左总的人脉,拿回毛料易如反掌。到时候全部解开,对半分。”

    “朱达贵已经到了梁河,已经在梁河宾馆开了房间,他的车子就停在宾馆的停车场。梁河宾馆是定点招待单位,有专职保安,附近也是闹市区,一旦被发现,很容易出问题。”

    左云海提醒道,他的潜台词很明显,不能用强。

    谢泽峰眼珠一转,很快想到了一个主意:“我有个办法,咱们再开一辆一模一样的厢式货车过去,把车牌给他换掉,到时候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左云海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谢总这办法,真实令人大开眼界,不愧是青树珠宝的当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