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一章:动乱
    秦始皇等人见武安君面带笑容的走出卧房,就知道母子平安,众人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恭喜武安君”众人拱手道贺,而秦始皇则是面露笑容,问道:“爱卿,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一个小子”对于萧鸿来说,儿子和女儿都是一样,其实萧鸿是想要一个女儿的,毕竟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嘛。

    “儿子好啊,以后此子可以继承爱卿的爵位”大秦虽然没有重男轻女这一说法,但是爵位的继承者一般都是长嫡子(男子)。

    “这都是托陛下的洪福,保佑诗曼母子平安”既然秦始皇都亲自到了,箫鸿必定要拍拍秦始皇的龙屁嘛。

    “对了,武安君可想好孩子都名字了?”冯去疾抚须笑着说道。

    “孩子的名字,本君还没想好,不过也不着急,孩子满月之前想到就行了”这个起名字还需要箫鸿好好想想才行,毕竟起名困难户呢。

    而在咸阳因为武安君儿子降生而四处都洋溢着喜庆气氛的时候,远在东郡、济北郡这四郡正在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

    六国余孽造反了,他们的造反都时间刚好是箫鸿孩子出生的时间,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总之未来有一段时间,有人以此攻击武安君的孩子,导致武安君大怒,一招仙术惩戒了上百人

    “主公,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一名身穿铠甲的奴仆站在魏咎身后躬身说道。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多久?”

    “还有一刻钟”

    “好,让所有准备好,一刻钟后就动手,记住到时候要以最快的速度攻占郡尉和郡守的府衙,让他们没办法传递消息”此时的魏咎还不知道武安君已经把飞鸽传书弄出来了。

    “诺,老奴遵命”这名奴仆缓缓的退了下去。

    一刻钟过得很快,而此时东郡的郡守和郡尉还不知道,他们即将面临大祸,还在商议这次抓了多少人,能领取到多少功勋呢。

    “将士们,我们是魏人,秦国不仁,在此地以缉盗为名,乱杀无辜,致使我魏人朝不保夕,为此我魏咎号召大家随我推翻暴秦,换天下太平,百姓安定!”魏咎举着青铜剑高声说道。

    别看魏咎说话的技术不高,但是还是有不少百姓追随,这其实还是庄旭的助攻,没有他的这一系列操作,东郡的百姓不会有人响应魏咎的号召,想当初东郡大水,武安君代表朝廷可是亲自到来治理水灾,这份恩情东郡的百姓不会忘,可是庄旭这一通乱抓人,导致大量艰难存活都百姓投靠了魏咎,而为的只是一条生路。

    “动手,跟我杀!”魏咎带着一群身穿各式铠甲的士卒冲出了自己的府邸,往郡尉所在而去,与此同时,魏咎安排在各处的士卒也一同动手,四面八方朝着濮阳县而来。

    “郡……郡守大人,不好了”一名浑身是血的士卒慌慌张张跑进了郡守的府衙。

    “你这是怎么了?”庄旭看着这名浑身是血的士卒,吃惊的问道。

    “郡守大人,就在几分钟前,魏咎起兵造反了,而濮阳县四周都村子还有不少百姓都响应了魏咎的号召,纷纷拿着各式农具朝濮阳县而来了。”这名士卒是在其他人的掩护下逃回来的。

    “什么!魏咎居然造反了!!”庄旭猛的起身,看着这名士卒,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是魏咎带头造反的?”

    “千真万确啊,此时魏咎正带着人往郡尉大人的府衙而去了”因为要抓捕百姓,庄旭将濮阳县的很多士卒都派了出去,此时濮阳县只有士卒不足三千人,而魏咎手上可是有上万人的。

    虽然这上万人都不是精锐,但是各地郡守手上都人马也不是精锐。

    “张郡尉,你马上赶回府衙统兵抵抗魏咎的人马,本郡守马上就给陛下传信”庄旭现在也顾不得是不是自己抓人导致的魏咎造反了。

    此时此刻最关键的是不能让魏咎吧濮阳县攻占下来,不然他们两人的三族就保不住了。

    “好,我马上就组织人手对付魏咎,郡守大人,你自己多保重”郡尉可是武将,虽然是不入流的武将,但是好歹比文官庄旭要强多了。

    张饶告别庄旭后,带着自己的亲兵往自己都府衙赶去,此时魏咎正带着人攻打他的府衙呢,不过好在郡尉的府衙内有不少士卒,短时间内魏咎还拿不下郡尉的府衙。

    “大人,您看”张饶躲在街头看着远处魏咎领着士卒正在和自己的人马激战,便道:“咱们现在不能去了,看样子魏咎手上的人还真不少,我们必须马上出城,将所有派出去的士卒都召回来”

    一开始张饶是不相信魏咎能号召上万人的,现在一看好嘛,濮阳县四个城门,有三个都正在被攻打,而且魏咎还另外派出两支人马一支有魏咎亲自率领攻打郡尉的府衙,而另一支则有他的奴仆率领攻打郡守都府衙。

    “走,出城”此时濮阳县只有东门没有受到攻击,不过其他三门都已经点燃了烽火,因此东门的士卒也关闭了城门,严阵以待。

    “参见郡尉大人”东门的士卒看见张饶带着人马赶了过来,躬身行礼。

    “都免礼,现在马上打开城门,本大人要出城召集兵将”张饶骑着马急声道。

    “诺,开门!”濮阳县厚重的大门,在六名士卒的努力下,缓缓推开了一条两人来宽的通道。

    “你们务必守好东门,本大人到时候召集完士卒,会由此门进入濮阳县,剿灭叛军”张饶骑在战马上对着东门守将说道。

    “诺,郡尉大人放心,末将死也不会让叛军攻下东门的”东门守将躬身保证。

    “好,走”张饶一挥手,带着三十名亲兵就离开了濮阳县。

    张饶刚逃出濮阳县,庄旭就写好了信件,用放出鸽子,将魏咎造反的事情传回了咸阳,不过是庄旭一个人放出了信鸽,雷凯他们同样都受到了攻击,也都一同放出额信鸽。

    庄旭刚放出信鸽没多久,他的府衙就被攻陷了,他本人也被这群叛军抓了起来,送往魏咎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