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6章 朋友
    第436章朋友

    钱明远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前一世,人家可是身家好几千万的大老板,被称作重庆的毒王,但是他和钱先生比起来,只能算是个小喽啰。

    人家才是真正厉害的赌王,他的儿子将来会坐上重庆市长的位置,虽然他们都姓钱,可是彼此的地位相差可是相当大,钱明远的地位自然弱一些。

    “李哥,非常感谢你有这个心,等到这件事情烟消云散的时候,我一定会亲自去拜访钱先生,感谢他对我的支持。”

    “这种小事就不需要麻烦你和钱先生,我已经全部都布局好,只等待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杨铭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显得非常的淡漠,好像已经瞬间在握的样子。

    李四有些愕然,他完全没有料到杨铭如此的淡定从容,他这个年纪不应该如此的镇定,应该慌了神才对。

    他也没有执意要帮杨铭的忙,既然别人不需要,他就站到了一边,直接去陪着那两名记者,让他们去采访福利院。

    杨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嘴角充满了自信,有些得意的说道:“银国人现在已经坐在了车上,肯定进入了市区,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变故。”

    “我们立刻过去。”钱明远有些兴奋的说道,他看着杨铭和陈三虎:“我这次过来就是准备看热闹的,咱们不能够一直待在这里,错过了这么好机会,可是一件非常大的损失。”

    “没有这个必要!”陈三虎丢掉手里的香烟屁股,有些不高兴的看一眼钱明远:“咱们去不去那个银国人,他都会去见上帝,让你的手下看着他们都行,记得录口供的时候,一定要说出详细的情况。”

    杨铭发现钱明远的脸上有些不开心,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便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问道:“钱先生有事需要帮忙吗?”

    钱明远有些失望,如果不是为了看热闹,他不会从重庆跑过来,没想到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想过去现场,他只好拿出毛巾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雾气。

    “咱们都是兄弟,以后不要先生长先生短的,我叫你铭哥,你以后直接喊我远哥,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心里有些不痛快,想过来找找刺激,谁知道你们不愿意陪我。”

    “难道是你的工厂出了事吗?”陈三虎立刻意识到他遇到了难题,立刻非常关心的问道,大家都是兄弟,当然要相互帮助。

    杨铭和唐祖连立刻惊讶地看着陈三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事,钱明远背靠大树好乘凉,怎么可能有人对他动手?

    陈三虎立刻说道:“你们恐怕不晓得,他的工厂里面,居然冒出了几把冲锋枪,幸好发现的及时,把这几个家伙抓了起来,但是还是打出了一发子弹,让油库着了火,幸好只死了两三个人,否则损失更惨重。”

    就这么几句话,杨铭立刻觉得自己杀了银国佬不算什么?人家钱明园才是干大事的。

    居然有人拿着冲锋枪去他的工厂,重庆果然是一个不平静的地方,大白天的就有人敢找上门去,而且前面缘还是有背景的。

    自己现在杀个银国人,都不敢明目张胆,而且要左考虑,右思索,生怕出现任何的遗漏,重庆那边太直接,完全是想干就干,根本不会考虑到任何的后果。

    成都的江湖人从来不会这么干,他们顶多动动刀子,根本不会拿枪跟警方对着干,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杨铭认为成都的市场还是非常稳定的。

    “钱先生已经帮我摆平那些家伙们,让我赔了一点小钱鸟事,我也不好意思再去找人家的麻烦。”钱明远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我不在乎这些小钱,只是心里有口气吞不下去,觉得他们太欺负人。”

    唐祖连非常的惊愕,他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事情,虽然也听别人讲过,可人家动手都是在月黑风高之夜:“你的话,我有些不懂,明明是你的工厂受了损失,应该他们赔偿你才对,你居然还要赔偿别人的费用?”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钱先生把那几个家伙打得很惨,有一个居然双腿瘫痪,你以为钱先生是个笑面虎吗?他手下的人全都是穷凶极恶之辈,要不然怎么会引起别人的敌视。”陈三虎立刻在旁边解释道。

    钱明远很不高兴地看了陈三虎一眼:“我现在真的是奉公守法,做生意非常讲究诚信,从来不坑害别人,算得上是一个诚实守信的商人,全都是钱先生教育的我,让我学会和气生财,没有必要跟人家争高低。”

    “呸呸!”陈三虎非常的不高兴,这家伙就是说的好听,根本就不是个善类:“如果你是个好人,当初我就不会针对你,也不会和你发生任何冲突。”

    钱明远高兴地笑了起来:“幸好你来找我的麻烦,我才能够认识你这个好兄弟,否则我永远都不会交到你这么好的朋友。”

    “少说废话!”陈三虎立刻搂住了钱明远的肩膀,非常得意的说道:“你现在在重庆,我们三个人在成都,如果有人再想对你动手,你直接跟我们说,我们从成都带人过去,把他杀得个稀巴烂。”

    “但是,你这个人好像在走霉运,万一我要是跑过去,恐怕会让我也跟着你倒霉,我还是坐虎观山斗。”

    杨铭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这样交朋友的事情:“你说的太对,远哥真的是一个很衰的人,他做什么生意都不行,只能够经营赌博,也许能够赢得转机。”

    “真的吗?”钱明远立刻兴奋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去经营赌博,对这一行根本都不感兴趣,他想做实业:“我是华国人,想让咱们国家振兴起来,不能被别人欺负。”

    “铭哥,你说得真的是太对,没有认识他之前,我年年赚大钱,自从认识他之后,我根本就赚不到钱,全都是亏本的事,你也要小心,千万要离他远一点。”陈三虎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