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3.城池
    祁陆的一番话,成功让对方停下了身形,而祁陆也趁机大喘了几口气。

    刚刚的那一番追逐,着实太过气闷,就像是被追逐的羔羊,身后的狼群在等待着饱餐一顿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祁陆当真想拔剑四顾,道一声:“上前领死!”

    但无奈没有这个能耐,着实打不过对方啊……

    祁陆的心情宛若策马奔腾,却只能当做云淡风轻的样子,潭渊剑伫在身前,器灵林辉怂的连头都不敢露出来,生怕对方把他也当做可以吃的‘食物’,给卡擦卡擦吃掉。

    “那些大肉肉在哪里?”

    小奴从青牛的背上翻身而下,倒背着手跟去视察的领导一样,一双眸子语笑嫣然的盯着祁陆,那口水又忍不住的想往外面流淌。

    祁陆:……

    还没完没了了是吗?

    “我们在先前失散了,需要时间去找……你先不要动怒!”

    看着对方那张欠收拾的小脸耸拉下来,祁陆连忙摆手,语速稍稍加快了一些,“我可以带你去找。”

    “小姐,老夫人让您回去……嘿嘿嘿嘿……”

    这时,从大红轿子里出现了一道傻笑,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从声音听去,那人应当是个男人,说话声音苍老嘶哑,没有一点点年轻人的样子。

    “知道啦,烦死啦!”

    少女呼吸一滞,随即不由得撇了撇嘴,手掌挥舞了一下,对祁陆勾了勾手指,“先跟我回家。”

    祁陆:……

    我不!

    眼神四处瞄着,一点都不像是要束手就擒的样子。

    “我劝你不要挣扎了。”

    小奴冷笑几声,这才施施然的继续说道:“此地周边都已经被鬼气形成了结界,以你的实力想要破开并不困难,但不要忘了,我身后的蓝鬼可也不是吃素的。”

    祁陆想了想,暂且放弃了反抗。

    对方看着势力应该挺大的样子,以寻找‘大肉肉’的名义,借助于他们的力量,如果能够找到陆相思以及唐折翼的话,许多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

    也许他一个人势单力薄,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但若是加上陆相思与唐折翼,不说屠尽对方,但最起码也算是有了一战之力。

    胜面还很大的那种。

    “走吧!”

    小奴见他放弃了挣扎,脸上顿时露出了些许的笑容,一颗小虎牙在她的嘴中闪闪发光,像是随时想要吃人的样子。

    祁陆:……

    还有没有正事儿了?

    这九幽之地的土著鬼物,都是整天除了吃就是吃的吗?

    就很奇葩好吗!

    “嘿嘿嘿嘿……”

    大红轿子里的那个鬼,似乎很爱笑,每次开口必然会带出宛若痴——汉般的贱笑。

    “小姐,我们回去吧,老夫人等的不耐烦了。嘿嘿嘿嘿……您要不要坐小轿轿?”

    “滚!”

    小奴头也不回的翻身上了青牛,嘴里嘟囔着,“都这么老的鬼了,还用这么奇怪的语气说话,你觉着合适吗?”

    “嘿嘿嘿嘿……”

    小奴无奈的扶了扶额头,慵懒的摆了摆手,“前面引路!”

    “好嘞小姐,嘿嘿嘿嘿……”

    别说是小奴了,就连祁陆,耳边一直都在回荡着这魔性的笑声,整个人都快凌乱了。

    还想不想好了?

    爱笑的老男人,运气不会特别差?

    我特么心态都快崩了好吗?!

    跟在小奴的身后,青牛的背是不可能上的去的,毕竟双方关系也不熟,就只能跟在后面的样子。

    重新启程,唢呐声再次响起,那欢快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去哪里迎亲呢。话说回来,一个老梆梆子鬼,坐在大红花轿里,这种情况也着实少见。

    就觉得对方挺懂得享受的。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只能说对方这么做,不知道在以前的时候,到底受到过什么刺激……

    难道是他心爱的辣个女鬼甚至是男鬼抛弃了他?

    只是单单这么一想,都觉得信息量很大的样子啊……

    沿着忘川河畔行走,速度也算得上飞快。这群鬼走路原本就脚不沾地,跟特么轻功水上漂一样。还好的是祁陆如今的实力也不是盖的,轻轻松松的就跟了上去,让想要看他笑话的小奴有些失望。

    行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样子,在祁陆的眼前,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城池。

    绿色的城墙之上,萦绕着浓郁的黑气,鬼气在其中翻滚不休,在城池之上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骷髅头。

    骷髅头不停旋转着,那空洞的眼眶之中,似乎在静静地注视着远方。

    咧嘴狞笑的样子,让祁陆忍不住就想召唤天雷把它给轰下来。

    稳一手,忍住不要浪。此时还是先找到陆相思最为重要,其他的事情都先免谈。

    “鬼物也会建立城池吗?”

    祁陆有些好奇的出声询问。

    在他的印象之中,那些鬼难道不都是浑浑噩噩的飘在幽冥之地,不时地跟个神经病一样的咧嘴‘啊嗷!’一声的吗?

    怎么这里见到的,似乎不太一样?

    而经过与前世传说中的对比,祁陆也渐渐地了解到,这里的九幽之地,与蓝星传说中的地狱并不相同。

    就很不一样。

    “怎么,大肉肉这是瞧不起我们鬼物吗?”

    小奴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随即翻着白眼道:“我们不止有城池,还有部落、还有国家……各种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都存在。”

    说着,那张小脸之上满是傲娇,“我家就在此城之中,是其中最大的家族!”

    “嗤!”

    正在进城门的时候,在小奴说完这句话之后,从他们的身后顿时传来一道嗤笑,回头看去,却是一面白黑眼鬼,此时正摇晃着折扇,一边往身上扇着风,一边不屑的看着小奴,“就凭你水家,也想成为第一?问过我墨家了没?”

    哟呵!

    祁陆抱着膀子看的饶有兴致,“这是要干起来的样子啊!可惜了,没有提前准备好瓜子……”

    “墨灰,这里有你什么事情?还不快滚开?!”

    小奴眉头一皱,冷声呵斥一声。

    ‘哗!’

    墨灰将折扇一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小屁孩你想死?”

    “小屁孩?嘿嘿嘿嘿……”

    大红轿子里面再次传来了傻笑,让墨灰的语气不由得一滞,随即呵呵冷笑道:“今日你们鬼多,等我下次摇来了鬼,定要与你一较高下!”

    “随时奉陪!”

    小奴分毫不让。

    双方之间剑拔弩张,气氛一时间冷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