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9章 约见!
    “谁在背后议论我?!”

    这道声音,稚嫩无比,但却显得非常生气。

    “看打!”

    下一秒,一道火焰凭空出现,朝着杜刚等人所在的地方飞了过去。

    这道火焰整体呈紫色,大约篮球大小,但其表面附着的温度却是让人心惊胆战。

    火焰飞过的地方,连空气都被扭曲,发出“嗤嗤”地声音。

    “啊?快跑!”

    周围不少人全都吓了一跳,连忙后退,有些甚至还跌倒在地。

    “脾气还真不小!”

    黄宇自诩正派人士,自然不会让这火焰误伤到他人。

    他将手掌一抬,微微运功,一股淡青色的能量附着其上,接着向前一推。

    “嗖!”

    一道青色的掌印随即飞出,迎着那团火焰飞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爆炸中心,青紫色能量相间,来回闪烁,煞是好看。

    “蹭蹭蹭!”

    借此功夫,周围的人一下子退后了一大圈,将杜刚与黄宇两人的位置空了出来。

    “这两人是谁,竟然敢去招惹那红火儿!”

    “挡下了,连红火儿的火焰都能挡下,不可思议!”

    “据说,红火儿的火焰,乃是他娘专门为他寻来的异火,好像是某个小世界里的特产!”

    “这不是异火!”

    有人摇头,“我听闻,红火儿的异火,乃是白骨灵火,整体呈白色,而刚刚的火焰,却是紫色的!”

    周围的看着场中,议论纷纷,有不少人都盯着杜刚与黄宇看,想要知道他们的身份。

    “上青云,下白虹,他们是白虹山庄的人!”

    一位看起来书生气息的青年,一口叫出了黄宇的身份。

    “白虹山庄,最有名的,便是那人榜排名256位的乾坤掌黄宇,眼前这人,能够接的下红火儿的火焰,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天骄!”

    这名书生实力虽然不强,但平日里喜好看书,再加上最近时日,九阳山庄的事情,他着实恶补了不少青年天骄以及人榜强者的特征,没想到,才刚到山脚,就用上了。

    “竟然是他!”

    “有好戏看了,一位是前百强者,一位是两百多名的强者,他们若是打开,岂不是……”

    有人说到这里,突然间脸色一变。

    “退退退,小心误伤啊……”

    不少人都吓得连忙朝后挤去,如此近距离,两位顶级强者交手,他们岂不是要白白丢命?

    “住手!!”

    这时,擂台后方的一处亭子里,传来了一道正气凌然的声音。

    紧接着,一道身影脚踏虚空,宛若行走在平地一般,穿梭人群,跳跃到了双方交手的中心位置。

    红火儿与黄宇,在各自打了一道攻击后,并没有急着动手,一直都在大眼瞪小眼,这会见有人插手,顿时望了过去。

    “在下九阳山庄惊字辈大师兄燕惊云,师傅定下规矩,来者若想上山,还请遵守山庄规定,不要私自争斗!”

    新来的白衣男子,风度翩翩,长相英俊,跳入场中后,先是拱了拱手,这才缓缓说道:“诸位要想争,不是没有机会,上了山,想怎么打,便怎么打,没人拦着!”

    很明显,他是来劝架的!

    红火儿怒发冲冠,眉毛倒立,看向黄宇,气焰汹汹道:“姓黄的,你给我等着,到了山上,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黄宇撇了撇嘴,翻着白眼,“我不跟你这小孩一般见识!”

    “你说谁小孩?”

    原本快要将怒火压下去的红火儿瞬间炸毛,一根长辫子在这一刻如同冲天鬓一般,直直耸立。

    “两位,还请少说两句,先上山去罢!”

    这位大师兄燕惊云连忙拦在中间劝说了起来。

    他实力还不如二人,若真打起来,他也没办法阻拦,只能以九阳山庄的规矩说事。

    “哼!”

    “哼!”

    两人各自冷哼了一声,就别过了头,假装看不见对方。

    “人呢,给我上来,不是要打关吗?”

    红火儿扭头之后,盯着眼前百余位白衣剑客,眼神不善地说道。

    燕惊云嘴角抽搐了一下,连忙挡住了那边傻乎乎想要上台比试的师弟,笑道:“人榜排名98位的红火儿在此,这擂台比试不过形式,红兄过去便是!”

    说完,他迅速指挥,让众多师弟让开了一条道路。

    红火儿虽然身高矮小,但对于这人叫他红兄之称极为满意,点了点头,在经过燕惊云之时,还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错,红哥欣赏你!!”

    说完,高高昂起头,大摇大摆地从人群中间穿过,朝着山上走去。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啼笑皆非,纷纷摇头。

    到底是小孩心性,就是容易哄。

    杜刚低声问道:“黄兄,这红火儿,不是这年岁吧?”

    人榜排名98位的家伙,总不可能几年修得正果,在他想来,最起码比他还大的多,但表现出来的模样,却是与小孩无疑。

    黄宇耸了耸肩,倒是没有大声嚷嚷,同样压低了声音,“那家伙早年吃了那丹药,灵慧受损,基本停在了当年的水准,不然,我岂会与他干休?”

    说是这样说,但他的行为,却是说明,他并不想在这里与红火儿发生再大的冲突。

    毕竟,红火儿乃是人榜98位的强者,两人真打起来,黄宇大概率不是对手,到时候就是他丢脸面了。

    杜刚笑而不语,没有拆穿他。

    “你这家伙,刚刚竟然想上台?你怎么想的?”

    一旁,燕惊云正逮着刚刚傻乎乎的师弟训斥道:“你还想与人榜前百的高手对阵?人家正在气头,一把火把你神祇连带肉体一并烧了都有可能……”

    那位白衣师弟此刻也反应过来,冷汗直流,连连道谢。

    训了一会,燕惊云这才记起这边还有两人,转过身子,再次拱了拱手,笑道:“黄兄乃人榜高手,自然也不必上擂,还请上山吧!”

    黄宇顿时傲然抬起头颅,轻轻颔首,一副高手模样。

    燕惊云对于这些高手的做派早就见怪不怪,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杜刚,笑道:“这位兄台与黄兄同来,必然也是一方人杰,自然也不用上擂,还请一并上山吧!”

    他眼力挺好,能看出杜刚周身灵气激荡,循环有方,明白这也是一位巅峰强者,并未为难,反而卖了黄宇一个面子。

    黄宇听后,哈哈一笑,极为受用,扭头看向杜刚,“杜兄,咱们也上去吧!”

    能不比武,杜刚自然没有意见,点了点头,给燕惊云回了一礼,便于黄宇一起从人群中穿过。

    待他们走后,燕惊云对着诸多白衣师弟朗声道:“师弟们,人榜高手乃是人杰,经过全大陆的高手检验,若是遇见,直接让行便是,别伤了身体……”

    这些白衣剑客们,听到此话,并没二意,全都拱手一礼,齐声道:“谨遵师兄教诲!”

    看得出来,平日里九阳山庄的弟子管教不错。

    ……

    ……

    许是燕惊云使用传讯玉符提前打了招呼,山腰与山顶处拦路的白衣们,并未再阻拦他们,纷纷放行。

    杜刚二人轻而易举地就登上了山顶,进入了九阳山庄的腹地。

    一进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在这平台上,人头涌动,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杜刚稍一打量,不由得感慨一声,“这能上得山顶的人,全都是巅峰以上的强者啊!”

    “哈哈!”

    黄宇哈哈一笑,点头道:“巅峰强者虽然难成,但历年下来,还是有一些的……”

    说到这里,预想中的吹捧并没有出现,他不由叹了口气。

    看来,这位杜兄,也是不通人情世故之人啊!

    这时,两位白衣走来,行礼过后开口道:“两位师兄,舟车劳顿,不若先去厢房休息……”

    二人自然点头应下,跟随着两位白衣,前往了落脚之处。

    四人一直穿越过平台,进了一处院门,又七拐八绕了一番,才终于到了两个独立的院子,一人一间,这才分开。

    “杜兄,我先去房间休息,与家里报个平安,待明日再叙!”

    “好!”

    ……

    ……

    次日,杜刚才从厢房走出,就从过路之人的口中,得到九阳山庄本月不会确定招婿之人的消息。

    “这倒也正常,按照他们的处境,确实应该让路远的人赶到,然后再慢慢斟酌,挑选合适的人选!”

    “吱呀~!”

    旁边院子门被推开,黄宇走了出来。

    “杜兄!”

    “黄兄!”

    二人客套了一番。

    黄宇开口道:“杜兄,我可能要搬离这里了!”

    他抱歉道:“通荫州的子弟,被安排在了其他地方,我要去与他们会合了……”

    杜刚点头,笑道:“应该的,黄兄请自便!”

    就这样,两人在厢房门口告了别,黄宇在一位白衣剑客的带领下,离开了这里。

    等他离开,杜刚这才朝着平台走去。

    平台这边,与山下三关相似,放置着一些擂台,供诸人使用。

    而来到这里的人,又都是青年,气血旺盛,火气很大,摆放的数十个擂台,统统都有了主。

    “十三号擂台有好戏看了,人榜993名的强者登台了!”

    随着一声不知哪里传来的高呼,在场之人顿时眼睛一亮,纷纷朝着十三号擂台跑去。

    人榜强者,在平日里难得一见,但在这里,却是相对较多。

    杜刚才走过一段路,就已经听到了好几个人榜强者上擂台与其他人战斗的信息了。

    比武招亲大会还没开始,这些已经到的青年才俊们,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战斗了。

    不仅是那些人榜强者,所有的巅峰强者,更是如此,这种盛会,正是他们扬名的好时机,哪有像杜刚这样清闲的。

    基本上,每一个擂台前,都围拢了大量的人。

    看了一圈,杜刚摇了摇头,对于这种场合并不感冒。

    这些人打也就是那样,实际目的其实是社交,同时扬名,非常无趣。

    他走了两步,终于看到了一个过路的白衣剑客,连忙将其拦下。

    “这位师兄,敢问张心怡公主身在何处?”

    白衣剑客面露微笑,有礼貌道:“师兄有礼了,小师妹此刻身在闺房,不方便见客……”

    杜刚笑了笑,开口道:“你误会了,我跟你家小师妹认识,我是她朋友……”

    不等他说完,旁边一道声音传来。

    “我真的跟你家公主认识,我们是朋友,师弟,你就替我传呼一声吧!”

    站在杜刚面前的白衣剑客灿然一笑,“师兄,你也听到了,这两天,说认识我家小师妹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所以,还请见谅,一个月后,我家小师妹自然会出来见客!”

    “……”

    杜刚一阵无言,看着一旁还在信誓旦旦赌咒发誓自己认识张心怡的青年,有些无奈。

    刚好赶上人家招亲,这弄的他好像真跟这些家伙一样了!

    眼前的白衣剑客迅速行了一礼,“师兄,我还有事,就不陪你……”

    说完,就要离开,见此,杜刚连忙将其拦下。

    “师弟稍等!”

    “既然无法见面,那你可否替杜某给小师妹带句话?”

    他相信,只要他的话能传到张心怡口中,必然会能见面。

    到时候,他的绿芩石就能拿到手了!

    白衣剑客露出了一抹微笑,点头道:“这个自然可以,师兄请跟我来!”

    说完,他便引着杜刚一路前行,离开了平台,最终走到了一处特别大的宅院里。

    这宅院的大小,几乎相当于半个平台大小,在宅院的中心,则是挂着一个个木简。

    白衣剑客笑道:“师兄,这里乃是留言板,上午开放,中午谢客,小师妹下午会来这里看一看,若是有文采入了小师妹眼睛的,自会召见……”

    杜刚闻言,定睛一看,果然,上面挂着的是各种辞藻华丽的诗句以及一些逗人的话语。

    明显,这是诸多访客写的,目的跟他一样,提前见一面。

    这些人,论实力,不如其他人,自觉无望以武力成功,便将心思放到了文采之上。

    “听,风铃的花朵,人海的美梦,一曲人,一段星辰……”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些人是拿出了毕生解数,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直接拿来用。

    杜刚看着这些木牌,沉吟了片刻,扭头看向白衣剑客,“你家小师妹,下午真的会来这里看?”

    “自然!”

    白衣剑客点头笑道:“这是小师妹专门弄出来的,不然还没有这留言板呢……”

    专门弄的?

    杜刚一怔,猜想这女人是否是为自己留的,怕自己联系不上她?

    这样一想,又摇了摇头,暗笑自己想太多。

    不过,他却是上前一步,取下了一块空白的木简,以手代笔,凌空刻字。

    “才高八斗锦心绣口,不如摩天轮下海盗船上跳舞。”

    写完之后,他就将其挂了上去。

    周围的一些已经写过诗句的人,看到有新人挂了木简,连忙围了上来。

    “才高八斗锦心绣口,不如摩天轮下海盗船上跳舞?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有才子摇头,“真是,什么人都敢过来在这里留字!”

    又有一人道:“是啊,照我说,这九阳山庄就应该派个人照看一下,别让这些杂七杂八的人,脏了公主的眼睛!”

    杜刚撇了撇嘴,懒得搭理他们。

    正当他想走时,那边冷嘲热讽的二人却是将他拦下。

    “这位公子,你可否说一说,你写的是什么意思吗?”

    本来不想与他们纠缠,谁知这些人反倒不放过他,杜刚顿时停下脚步,淡然道:“怎么,我跟张心怡的私密话,还要与你说吗?”

    “大胆!”

    两人异口齐声喝道。

    其他周围的人,虽然实力不算最强,但能够上到山庄来,也有巅峰强者的实力,自然将杜刚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纷纷围拢了过来。

    “这小子,你胆子不小,竟然如此诽谤公主,以你这半吊子作诗水平,还敢说你跟公主认识?”

    “就是,照我说,直接把他赶出去才好……”

    杜刚听到后露出了笑容,淡淡道:“你们信不信,明天这个时候,张心怡就会请我进去?”

    “呵呵,请你?”

    “你怕不是白日做梦吧?”

    一旁,有白衣剑客发现这边的矛盾后,迅速站出来道:“诸位,今天时日不早了,这里要闭院了,还请移步!”

    他倒不是阻拦这些人发生矛盾,而是不希望这些人在他负责院子的时间里在这里打斗。

    杜刚耸了耸肩,他跟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何必庸人自扰。

    “既然这里要闭院了,那我就走了,各位,希望明天这个时候,你们还在这里,到时候,瞪大你们的狗眼,看仔细喽!”

    说完,他直接掉头离开了院子,留下一众气恼的才子。

    “气死我了,哼,明天,我要亲眼看着他的脸肿!”

    ……

    ……

    九阳山庄深处。

    白衣神王张有为此刻如同普通人一般,与他的女儿张心怡坐在一起吃着团圆饭。

    他整个人身上没有一丝气势,返璞归真,真就如一个普通老汉与自家女儿一起闲聊谈话。

    “怡儿,照你所说,那杜刚的才智真是一绝,若你能与他一起组队,日后定能安全渡过任务世界……”

    张心怡叹了口气,“他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如花似玉的仙女,怎么又会与我一起组队呢?”

    张有为露出了笑容,“怎么,你是看上那人了吗?”

    张心怡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爹,你又来了,我不过实话实说罢了!”

    “哈哈!”

    张有为看着女儿窘迫的模样,哈哈一笑,道:“你可知那人背后的势力如何?”

    张心怡摇头,“不知道,我没问,连他是不是南荒的人都不晓得!”

    “不过,我答应给他绿芩石,他若是想要,必然会找过来……”

    她说到这里,有些担忧道:“爹,你说玄冥二老他们会上当吗?”

    张有为眼睛一寒,道:“肯定的,他们要想除我,必然要在你招亲之前动手,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张心怡有些犹豫,“可是,万一一个月后,他们还没来,怎么办?”

    张有为笑道:“放心,你是我唯一的女儿,若是到时候,他们不上当,那我便舍弃了这九阳山庄,带着你离开南荒……”

    张心怡还是有些担心,“爹,我担心其他势力会有意见,毕竟,您公开为我招亲,可若是最后不招,岂不是把他们都耍了一遍吗?”

    “无妨!”

    张有为淡然道:“就算耍一遍,耍的也是些神灵级的小辈,我乃神王,谁还敢来找我麻烦不成?”

    唉!

    张心怡叹了口气,她有些后悔提出这个办法了。

    现在弄得好像太过分了,万一那些各地来的天骄们,发现自己被骗了,他们所在的势力,又会如何看九阳山庄?

    她不知道!

    这些年来,她爹已经背负了太多,让她内心有些内疚。

    若是玄冥二老不来,那到时候,我便真的稼人吧!

    她在提出这个假办法时,就有了假戏真做的想法,无他,只为了替她父亲分担。

    只希望,二流势力中,能有合适的人选吧!

    ……

    ……

    聊到下午,有个婢女前来提醒道:“小姐,该去留言板了!”

    张心怡顿时起身,“爹爹,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去留言板那里了!”

    张有为摇了摇头,笑道:“哪有昨天留言,今天就来的,这才过去一天时间,那杜刚,就算要来,估计也需要好几天才行吧!”

    张心怡摇头道:“不行,万一那人刚好在附近呢?!我要言而有信才行!”

    说完,她行了一礼,带着侍女离开了院子。

    看着她的背影,张有为叹了口气。

    女儿虽然不说,但他却是清楚,张心怡是喜欢上了那杜刚。

    虽然只见了一面,虽然只相处了很短的时间,但是,这是一见钟情!

    “与当年我跟她妈一样,一见钟情,唯一不同的是,我们当时两情相悦,而怡儿却是单相思……”

    “唉!”

    他重重叹了口气,全然一副普通人家父亲的模样,完全没有神王的风采。

    ……

    ……

    张心怡一路带着心事来到了留言板,开始观看了起来。

    她看得非常细心,从留言板的左边,一个木简一个木简往右边看,并非是她真想了解这些才子们的文采,而是想找到可能到来的杜刚留言。

    行至半程,她都没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叹了口气。

    “也许,真的跟爹爹所说那样,他在其他地方,想要赶来需要些时日吧……”

    突然,她脚步一顿,目光在一个木简上停了下来。

    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后,她缓缓伸出纤纤玉手,将这块木简取下,拿至手心细看。

    “听君诵九流,浩若昆仑擘。摩天俊鸢悄,响涧惊鱼掷。”

    摩天?

    她眼中带有一丝光亮,这是否是杜刚给我留下的暗号?

    “这个木简,是何人所留?”

    她专门在这里留了人,让他们记录所有木简分别是什么人所留。

    一位侍者迅速走出,“小姐,这是龙潜州墨家子弟墨寒中所留……”

    墨寒中?

    她叹了口气,随手将木简重新挂起,然后继续查看。

    没一会,她的脚步再次停顿,拿起一块木简。

    “暑途劝加餐,养成摩天翮。中车宝带黄,小队油幢碧。”

    见她念完,一旁侍者迅速道:“小姐,这是圣儒书院李友星所留!”

    李友星?

    张心怡摇了摇头,继续查看。

    接下来,一直走到接近末尾处,她都没有看到明显的暗示。

    “看来,真的没有了……”

    摇了摇头,她转身,打算回屋。

    “小姐,还有一块,你不看了吗?”

    “不看了!”

    张心怡摆了摆手,朝前走去。

    刚走两步,她脚步一顿,想起之前跟父亲说的话。

    叹了口气,“唉,来都来了,就差最后一个,还是看看吧,万一漏过呢?!”

    说着,她重新回到留言板前,举目望向那最后一个木简。

    “才高八斗锦心绣口,不如摩天轮下海盗船上跳舞。”

    摩天轮下海盗船跳舞?

    张心怡心跳一下就起来了,瞳孔流露出一丝激动,连忙问道:“这是何人所书?”

    侍者迅速道:“小姐,刻这木简的人,是散人杜刚,不知是何来历,不过其是与白虹山庄人榜256名的黄宇一并上山的!”

    杜刚!

    真的来了!

    张心怡脸上有了喜色,“白虹山庄?他是白虹山庄的吗?”

    侍者听到后,有些犹豫,很快想到了什么,上前一步,开口道:“小姐,我听下面说,那杜刚并未与黄宇一起,两人上了山后没多久就分开了……”

    “不是一起的?”

    张心怡先是一愣,很快摇头笑道:“无所谓,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说完,她脚步一抬,就要朝外走去。

    “小姐,不要出去啊!”

    几位侍女连忙拦下,“您忘了老爷的吩咐了吗?在这一个月内,不能出去露面的……”

    不能露面,在这些下人眼里,是礼仪。

    但实际上,不让她露面,是为了保护她,毕竟,玄冥二老一个神王一个准神王,要是摸进来玩偷袭,除非张心怡不离开这个院子,不然真有可能被得逞!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杜刚,明日就能见到,没必要赶在今日出去。

    不然,万一玄冥二老真的藏身外界,那她犯了险,可是会连累到张有为的。

    想到这里,她转过了身子,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心中却是不停地遐想着。

    “明日,我应该以怎么样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明日,我应该与他说些什么样的话呢?”

    她却是不知道,自己这小鹿乱撞的模样,并不正常!

    ……

    ……

    次日,杜刚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很久没有这样安心,自从离开古城,他就一直在逃亡,哪里有功夫睡觉。

    这一次,知道没有人追杀,他一不留神,睡到了中午。

    “哎呀,已经中午了,不知道那留言板所在的院子,有没有闭院!”

    他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朝那里走去,反正没事,过去看看,万一没闭院呢?!

    ……

    ……

    留言板所在的院子隔壁,张心怡身处闺房,焦急地等待着。

    “怎么还没来啊?”

    “小樱,他来了吗?”

    小樱浅浅一笑,“小姐,这才几分钟,你就问了我七八遍了,那杜刚,是不是你的如意郎君呀?!”

    “胡说!”

    张心怡死不承认,嘴硬道:“我欠他一个人情,说好了要还,人家刚好赶上这个时候来,没办法联系,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我若是不第一时间与他见面,岂不是会被人误会我有债不还吗?”

    小樱捂嘴轻笑,眼里全是笑意。

    此刻,留言板所在的院子,一众才子全都激动不已。

    “这都已经过了中午了,还不闭院,你们说,心怡公主会不会过来?”

    “真的有可能啊!”

    不少人都议论纷纷,惦着脚尖,眺望院子的深处。

    可惜,这里每一处院子,都有禁制在,任何人都无法窥探进去。

    ……

    ……

    杜刚一路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留言板所在的院子,一进门,就见到一堆人围在前方不知道做什么。

    “还好,没闭院,运气不错!”

    他笑着走了上去,凑到人群附近,想要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这时,有人已经发觉了他,扭头一看,顿时冷笑出声,“你怎么来了?”

    “你竟然还敢来?!”

    闻言,不少人都扭头,顿时认出他来。

    “这不是昨天那个大放厥词的家伙吗?”

    “呵呵,你还真的来了?”

    “你不是说,心怡公主会召唤你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众人没注意到,在杜刚露面的刹那,留言板后的一位侍者眼睛一亮,急速朝着后院跑去。

    “小姐,来了!来了!”

    一进屋,侍者就喊了起来。

    张心怡“扑腾”一声站起,将坐着的椅子都带倒在地上。

    她激动道:“杜刚来了吗?是他吗?”

    “是,是那位留下木简的杜刚公子!”

    张心怡顿时朝外走去,刚走两步,仿佛记起什么,停住了脚步。

    扭头看向小樱,道:“小樱,你去替我把那位杜刚公子请进来!”

    小樱咯咯一笑,点头道:“是,小姐,我这就替你把那如意郎君请进来!”

    “你这家伙!”

    张心怡恼怒道:“你出去了,可不许乱说,不然我饶不了你!”

    小樱笑道:“小姐放心,我不会露馅的!”

    说完,她便离开了房间。

    而张心怡,则是深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跳平复了下来,同时催动功力,使得原本潮红的脸蛋,变得正常起来。

    “来了!来了!”

    不少人本来正在讨伐杜刚,突然听到有人大喊,连忙望去,只见一位侍女款款走出。

    “这位侍女,看她的装扮,很可能是心怡公主的侍女,难道,她看到了我的诗,打算邀我进去一叙吗?”

    “放屁,明明看上了我的诗句,来邀请我的!”

    “呵呵,你们这些臭鱼烂虾,明显是来邀请我的……”

    在场之人,无不整理衣物,仿佛下一刻就会被邀请进入。

    小樱虽是侍女,但修为不弱,同样也有巅峰强者的实力,脚步虽然缓慢,但气质却是不差,长相更是只比张心怡略逊一筹,而放在外界,那妥妥的仙女级别。

    若不是她穿着侍女服装,在场之人都要以为她是张心怡了。

    “娘嘞,连侍女都长这样,那心怡公主岂不是……”

    有不少人,看到小樱的模样,都开始幻想张心怡的容颜了。

    终于,在众人的瞩目下,小樱走到了台前,缓缓将头转到了杜刚的身上。

    “杜刚公子,我家小姐有请!”

    “什么?!”

    一道道惊呼之声响起。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杜刚,怀疑自己听错了。

    昨天那些嘲讽杜刚之人,更是张大了嘴巴,一副吃了死娃娃的模样。

    杜刚嘴角挂起一抹笑容,眼神挑逗似的扫视着那些嘲讽他的人,“啧啧啧,不知道,是谁大言不惭,是谁大放厥词,还张心怡的朋友?您是吗?”

    说完,他就晃头晃脑的,跟着小樱朝着院内走去,留下一众傻眼的才子,久久散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