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老大不小,该管教管教了(4/5求首订打赏月票)
    狐三太爷这一下,可算丢人丢到姥姥家。任凭他有通天的本事,都翻不出山主的五指山。而这事到这还没彻底结束,山主之后更恶趣味地把狐仙庙里的神像,换成了狐仙女棒打黄尾巴狐狸的雕塑,引得围观即墨居民一片叫好。

    只不过,悬铃木妖到底不喜欢人类吵闹的氛围,在给夏元辰收拾完烂摊子后。山主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抓着被他从海里捞起来,打回原形的狐三太爷,化作一股青烟不见了踪影。倒是如同许多的神话话本之中的故事一般,在即墨留下了一段离奇的传闻轶事。

    “啊,好梦璃你和紫英运气真好。出去一趟之后,居然认识这么一个活神仙?”

    看完了热闹,教训了狐三太爷,韩菱纱也不禁对悬铃木妖的来历,暗自啧啧称奇。

    而和夏元辰分别时,早就过了下午。等她和云天河处理完事情,再到栈桥边的船上,时间早已到了傍晚,连慕容紫英与道臻,也都各自处理完私事,回到即墨汇合。

    对于船头前的花灯,她和云天河倒是直接无视了,风风火火看着谢云书一个人忙前忙后,然后往船舱中央长桌上的鸳鸯锅瞧了眼,道:“云书,这里面用的什么辛料,怎么闻着味道和花椒不一样?”

    “辣椒。”

    “好吃么?”

    “花椒、胡椒、辣椒、牛油我都放了,应该很好吃。”

    其实宋朝的时候,并没有辣椒传入神州,何况现在还是隋唐?

    只是谢云书刚巧去过聊斋世界,那里的大清虽然没亡,但调料倒是一应俱全。他虽然不是什么老饕,可为了满足最起码的口腹之欲,谢云书总是会随身带着一些的。

    而多余的种子之类,谢云书也早留在蜀山培植,等回去之后说不准还能靠调料,适当发一笔小财。到时候在余杭、苏州、明州、萍溪村、唐家集附近……各买几间宅子,省得来回跑没地儿住。

    本该立志成仙的高手,脑子里居然想的是人间富贵……谢云书这丢人程度,大概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只比妻奴景天好上一丢丢罢了!

    不过,今天大概就是大家最后的休闲期限,他却不肯糊弄了账,而是认认真真前后忙活了许久,弄得头上满头大汗,硬是整了一桌子的菜肴,配上宋时的雪醅、瑞露、黄柑酒,可谓费尽心思。

    考虑到慕容紫英与道臻未必喜欢,他还备了几份上好的神仙茶……虽然用在晚宴有点浪费,但难得奢侈一天而已,又何必斤斤计较?

    忙完一桌菜,谢云书也累的够呛,回过头就问道:“菱纱,今天即墨夜晚的街景好看吗?”

    “好看啊。你不知道狐三太爷被赶走,大家伙有多高兴,外面可热闹了。吶,这是我和天河给你们带的当地小吃,待会儿别浪费。”

    突然提到吃的,韩菱纱都块忘了。刚刚云天河不听他劝,愣是买了好几坛即墨老酒,让她又气又好笑,差点被她敲破天灵盖。

    这事绝对得让柳梦璃的养父柳世封背锅,只不过喝过一次蜜酒,就让云天河成了一个隐性酒鬼!

    不过,听着韩菱纱的抱怨,谢云书居然替云天河说话,不以为怪道:“醉有什么了不起?交情不到那份上,我还不跟别人喝呢。只要不乱性,那都没什么!”

    “啧啧啧,瞧瞧人家紫英和道臻道长,根本不像云书你一样不正经。亏你也是个道士!”

    谢云书理直气壮:“我是野生的,不是家养的。”

    “你……”

    斗嘴是比不过不要脸的谢云书,韩菱纱想想瞧了眼默默含笑的柳梦璃,眼珠机灵一转,祸水东引道:“好梦璃,我们之中,云书年纪最小。可别等他弱冠了,还是这么不着调啊。”

    “你跟梦璃她说这话做什么,我做正事的时候,都很严肃的好吧?”

    谢云书不容自身清白被败坏,当即把一盅佛跳墙推到韩菱纱面前:“尝尝,以后大家未必还有机会,能见识我亲自下厨。”

    “这是什么菜……啊,太好吃了!”

    佛跳墙得到清初,才算差不多成型。这个时期,韩菱纱再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也不可能有见过这道名菜。

    虽说宋时也没人会做佛跳墙,但谢云书基本上学到了李大娘的做菜精髓,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差什么材料,选一些差不多的食材替代也就罢了。

    先饮了一点汤汁,随后韩菱纱尝了一口,虽有些口味问题要适应,可紧随其后舌尖冒出的浓鲜软润之感,瞬间就征服了她的味蕾,鲜美的滋味,令人难以罢手,停不下来。

    不过,原本吃到好菜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韩菱纱转念一想云天河对烤野猪的执着,总觉得前途一片灰暗:“看这个样子,以后饭菜只能我做了。”

    云天河茫然问道:“菱纱你说什么?”

    “没什么!”

    赶紧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韩菱纱猛烈摇摇头,抢白站住制高点:“哈,没想到云书你手艺这么好,将来谁嫁给你一定很有福气。”

    “唉,可惜再过几百年,你都未必能见我结婚。”

    “怎么,云书你要做个真道士?”

    韩菱纱却不懂谢云书的弦外之音,语气古怪地问道:“就算是道士也没规定不能成亲吧?”

    “菱纱,云书他有难言之隐,你就不要再问了。”

    “难言之隐?”

    这两人有小秘密啊——

    左看看谢云书,右看看柳梦璃,韩菱纱又往脸色有些困惑,不知究竟的慕容紫英扫了一眼,然后意味深长道:“哦~,我们都不知道,只有你们两人知道的难言之隐是吧?”

    “噗……”

    韩菱纱这话一说,只要不是患有脑疾,差不多是个人都能听出来未尽之意。

    很显然大家都是聪明人……最多云天河涉世未深,没想透韩菱纱的意思。

    这一下,谢云书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可就不干了,但偏偏争辩不得:“菱纱,梦璃可是柳府千金,乱说可是会坏人名节的。”

    “本侠女有乱说吗?”

    韩菱纱环顾一周,忽然想到事后有听柳梦璃说起过。那天他们去千佛塔帮琴姬拜祭亡夫的时候,谢云书有单独给柳梦璃吹了首曲子,隐约透露谢云书心里装着个人。

    “难不成,你还真喜欢豆蔻之年的邻家小妹啊?!”

    “你当我是什么人?”

    啧,无论是大几百年的梦貘,又或者才十三四岁的女娲族人。

    似乎不管承认哪一边,好像都显得谢云书不怎么正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