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2章 失落
    到了晚上,等夏雁秋一回来,桑柏把这事情和她一说。

    夏雁秋瞬间就怒了:“为什么你先知道?”

    桑柏愣了一下:“他没有和你说?”

    夏雁秋道:“没有啊!”

    啪!

    桑柏拍了一下大腿:“这小子太奸了,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呢,原来就是奔着讹我一辆车子来的”。

    现在什么事情最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小舅子头上才是正理,这时候不推还什么时候推?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什么车子?”夏雁秋愣了一下神。

    桑柏道:“法拉利”

    “法拉利是个什么玩意儿?”夏雁秋继续懵着圈。

    夏雁秋是真不知道,别看她现在算是亿万阔太,但是对于这些东西她真的不关心。

    这么一问让桑柏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只得解释道:“法拉利是辆跑车,红色的十分出名也十分贵,一辆要十四万美金。我这边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这小子要送他一辆当结婚礼物,要不这样吧,我也给你买一辆,咱们总不能自己没干上,让别人先开上了吧”。

    桑柏的态度很诚恳。

    夏雁秋道:“有这心你也早点使出来呀,现在拿出来这叫什么事!”

    很明显夏雁秋不吃这一套,其实主要是她并不喜欢太扎眼的东西。对于什么跑车也无感觉。

    桑柏尴尬的咳了两声。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买架飞机好不好?”桑柏道。

    夏雁秋道:“你要是哄我高兴就认真一点”。

    桑柏道:“我怎么不认真了,真的是要买飞机啊”。

    飞机是真要买,只不过不是桑柏自己从口袋里掏钱买,而是由梦工厂出面买,当然了使用就是桑柏在使用。

    以后两家企业的核心设计部分都要牵往魔都了,那么桑柏再像以前一样两个月也不去公司一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而且随着企业越来越大,参股的公司也越来越多,桑柏自然就没有这样清闲了,一周r怎么说也要去办公室坐上一两天,处理一下公务,那么回来飞机就必不可少了。

    等着魔都的高楼建好,飞机也就差不多可以下线了,到时候正好用上。桑柏算过了,早上从村里出发,到市里的小机场坐上飞机到魔都,差不多下午一点就能到公司,住上一晚到第二天的晚上五点下班,回到市里最多也就是七点钟,时间上完全没有问题。

    当然,如果从村里去村场用直升机的话会把效率提升不少,不过那也太扎眼了一些,桑柏觉得还是别这么过分招摇了。

    夏雁秋扭过了身体:“我懒得理你,我现在要给妈打个电话,问她知不知道”。

    拨了电话,夏雁秋和母亲问了一下,谁知道那边赵美玲说中午的时候就种道了,夏卫国难得的回家吃了一顿午饭。

    这下夏雁秋更急眼了,因为母亲那边也知道了,也就是说全家就她是最后知道夏卫国要结婚的事情。

    聊了不到两分钟,娘俩就挂了电话。

    看着气鼓鼓的媳妇,桑柏说道:“生什么气啊,你看我被讹了一辆跑车都没有生气,你生的哪门子气啊”。

    夏雁秋突然间眼珠子红了:“白疼他了!你知道不知道我最疼他了……”。

    最疼这个事情听听也就罢了,桑柏可听过不止一回了,总之谁让她看不眼,谁就是她最疼爱的弟弟。

    桑柏听了心中不知道怎么评介自己家的媳妇,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居然这么大的反应。

    抱住了媳妇揽进了怀里,桑柏开始安慰起了妻子。

    “为什么会先想告诉你?”

    桑柏道:“这还不容易么,在他看来估计我这个姐夫就是个钱包,你想买东西总不能先想起给钱的人吧,肯定第一个动作是抱钱包啊,掏出钱包来一看,呀!钱包里的钱不够,这才能想到最亲近的人,你说是不是?……”。

    听到桑柏这么说,夏雁秋的心情好了一些,又过了一会儿抹了一下眼泪说道:“我好了,谢谢你呀?”

    “老夫老妻的说这话不是见外么”桑柏笑道。

    夏雁秋的心情好了,没一会下了床。

    “你干什么去?”桑柏好奇的问道。

    原本以为媳妇要上厕所,谁想到直接出了门,所以桑柏自然要问一句的。

    夏雁秋道:“我去看看孩子们”。

    桑柏更不知所以了,因为以前这活是自己干的啊,今天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转念一想也对,弟弟把自己给忘了,她不再是弟弟心中的第一重要的姐姐了,把希望放到儿子们的身上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不过想了一下自家三小东西,觉得夏雁秋这想法,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桑柏是太知道这些孩子了,一般来说孩子们在外面只有一情况会想到父母。

    哪一种情况?

    那就是遇到他解决不了困难的时候。

    这个解决不了的困难中,最大的一部分就是没钱!想想看多少大学生想到父母的时候是因为没钱。有钱的时候和朋友们呼大喝地的疯玩。没钱了便想起老子娘了来了。

    桑柏躺在了床心,双眼望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便睡着了。

    桑柏可不知道自家的三儿子,可算是倒了霉,因为突然间母亲说要给自己讲故事,直接把孩子们弄的很惊悚。

    第一个房间是小儿子桑嘉。

    桑嘉这边实在受不了啦,打了个哈欠,装作睡着了,这才逃过了一劫。

    桑彧这边原本就是哈气连天的,没等夏雁秋读故事就真睡着了。

    也不怪,这小子每天爬上爬下的观察着林子里的小动物,体力消耗不小,加上岁数又小精力有限,自然一躺到床上就要睡觉。

    再说了对于桑彧来说,故事已经没有意思了,远不如林子里跳来跳去的小动物们有意思。

    最后夏雁秋来到了大儿子桑诩的房间。

    “妈妈,今天为什么还没有睡?”桑诩看到是母亲过来了,立刻关切的问道。

    夏雁秋道:“我过来看看你睡了没有”。

    “我要睡了”桑诩把自己的被子拉了拉,露出了一点地方让母亲坐在自己的床沿。

    大儿子的动作让夏雁秋的心中一暖,坐了过去轻轻的靠在床头软包上,伸手把大儿子揽进了怀里。

    一开始的时候桑诩有点不习惯,不过很快嗅着母亲身上的味道,母子连心,这种感情谁也割舍不断的,于是心下便踏实了起来。

    一把儿子抱在怀里,夏雁秋突然间升起了一个疑问,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值不值得。

    然后她又一想,自己做企业做不过自家的丈夫,当父母也比不上自家的丈夫,何其失败啊。

    因为无论是公司,还是家庭,她认为丈夫都处理的很好,孩子们明显对他的亲近要胜于对自己的亲近。

    想到这里心情又沉重几分。

    “小诩”。

    “妈!”

    “你说妈妈什么时候都不干,以后在家里陪着你们和爸爸好不好?”夏雁秋说道。

    桑诩听了心中一惊,心道:不要啊!

    虽然现在他感受到了母爱,但是他真的不想母亲整天在家啊,小诩知道自家母亲的脾气很硬,这要是天天在家,自己和弟弟们的屁股不要开花呀。还是爸爸在家好一些。

    “妈,你要是不上班会高兴么?”

    别看桑诩性子在三个孩子中显得有点闷,但是越闷的孩子一般就会想的越多,所以桑诩并不是不聪明,他只是没有把他的聪明表现出来。

    夏雁秋一想也对,自己生孩子那段时间不上班,可把自己给憋坏了。

    但一想到自己现在不经常和孩子们相处又有点犹豫。

    “哎,妈妈想多陪陪你们,你爸爸常说,如果现在不和你们多相处一下,等你们长大了就喜欢和自己的朋友们在一起了,以前我还没有觉得,不过今天我算是理解了这话的意思”。

    桑诩这边心里嘀咕:老妈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样,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好不容易把老妈给糊弄走,桑诩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等过了一个小时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了第二天一早,听到母亲喊自己起床的时候,发现母亲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这让桑诩有点怀疑,是不是昨儿晚上做了个梦。

    等着母亲骑着小弯梁一走,桑诩凑到了父亲的旁边。

    “爸,你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

    桑柏愣道:“有我什么事情?”

    “那我妈怎么怪怪的?”桑诩问道。

    桑柏道:“哦,原来是这回事,这事不是我惹的,是你舅舅惹的,他要结婚了,头一个告诉了我,没有告诉她所以你妈妈生气了”。

    “就这事?”

    桑诩觉得有点不能理解,当然了小孩子对于这种事情想不明白太正常了。

    “舅妈你见过么?”桑嘉这时候凑了过来。

    桑柏道:”我真没见过,不过等他们结婚的时候你们就会见到了”。

    “也不知道舅妈能给个什么礼物”桑嘉皱眉说道。

    桑柏笑道:“你舅舅结婚你问你舅妈要礼物?你真行,真是你舅舅的好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