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能吃的鬼笔菌
    回老宅,李师傅他们已经开工了。

    一台搅拌机嗡嗡转动着,在和砂石水泥。这些砂石水泥用来修葺和加固塘边……

    陈放爸爸也在干活,加固塘边,看陈放停好车过来:“庄老板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先要两斤鸡屎菌,每斤150块钱。”

    “那不叫鸡屎菌,叫红鬼笔。”陈放纠正道。

    陈爸笑了两声。

    红鬼笔,深红鬼笔,也有地方叫长虫花。

    当地的鬼笔菌大概有两个种类,一个是竹荪,基本只长在竹林里,有一定数量,但不太多。还有一种就是红鬼笔,竹林有生长、山林里面也有,最多是在竹林和落叶林的交汇地带。

    红鬼笔菌伞上有黑色粘液,清晨时分那些粘液还不是臭的,找到红鬼笔,直接去掉菌伞即可。能闻到明显臭味的红鬼笔,通常在十点过后和下午了,闻起来有明显的臭味儿。那些臭味还招惹苍蝇、虫子……

    其实红鬼笔只要没有生虫,菌杆完好的,那就能吃。

    闻起来有点臭,但它比很多野生蘑菇都好吃,味道也非常特别,吃起来香嫩酥脆,口感非常好。

    这东西很补,夏天用红鬼笔炖鸡,吃过后浑身发热,大汗淋漓。

    鬼笔一词唐朝就有了。

    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土菌’也有记载:‘藏器曰:鬼笔生粪秽处,头如笔,紫色,朝生暮死,名曰朝生暮落花。’

    陈放家里有药书,小时候爷爷给他红鬼笔是朝生暮落花,多半就因为家里的《本草纲目》。但大竹村的红鬼笔,基本可以肯定不是《本草纲目》里记载的朝生暮落花。

    红鬼笔并不生长粪秽处,但笔头,下午的时候,看着确有几分深红紫色。

    红鬼笔生长条件很苛刻,只长在原生态竹林里,山林中,竹林和山林交汇的地方。

    由此可以判断红鬼笔就是红鬼笔,并不是朝生暮落花。

    但红鬼笔和朝生暮落花属于同科,样子也很相似。

    刚才在屏顶度假村,陈放见了度假村的药膳师傅,和他聊起了红鬼笔。

    红鬼笔在农村不算稀罕物,但也不多。红鬼笔能吃,却不是所有地方的人都吃红鬼笔。就像见手青那种牛肝菌,也不是所有地方的都吃。

    将红鬼笔当做食物的地方很少。

    整个云溪镇,吃红鬼笔的,估计也就大竹村了。

    早些年陈家做的是藏茶生意,陈家有个走马帮,拖着茶叶到处卖,或以物换物……大竹村老几辈的人,都是老陈家的佣人。跟着走南闯北,能见识到很多不同的风土人情。

    反正陈放爷爷还在的时候,他们家经常会弄一些红鬼笔吃。但爷爷走了后,陈放这些年也一直在上海,也好多年没吃过红鬼笔了。

    “不管鸡屎菌还是红鬼笔,那东西味道虽然不错,但不能多吃。”陈爸道:“我明早和你一起去屏顶度假村,将那个东西说清楚,吃太多,容易出问题。”

    “鸡屎菌虽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但吃多了,也没事儿。”一起干活的二叔嘿嘿笑着,看着陈放,道:“就比如你,便不太适合多吃。吃太多了,难受。”

    “呃?”二叔开车了,自己有证据。

    其他人也笑了起来。

    张晨一连迷茫,鸡屎菌?能吃?

    那东西,菌伞一团湿鸡屎一样的粘液,臭的,那东西能吃?

    “什么意思?”张晨小声问。

    红鬼笔在他们这个地方真挺多,只要去竹林,经常可以看到。在大竹村,有些家庭一直将红鬼笔当做补品,但有些人家户,并不吃那个东西。

    “红鬼笔补肾,壮阳。”陈放道。

    “真的假的?”

    “不信问你几位叔爸。”

    “哈哈哈……真的,你小叔就经常吃。”二叔大笑道。

    “滚你的。”小叔不好意思了,道:“吃太多也不好,家里那位受不了。”

    这小叔,闷骚的不要不要了。

    “爸,您说红鬼笔能打开市场不?”陈放问。

    “应该可以。毕竟味道是真不错,也是真有效果。”说道这儿,陈爸也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现在的人都喜欢吃个稀罕,应该有市场。”

    云屏山度假村挺多,去耍,小住一段时间的人,也有挺多。吃个稀罕、稀奇,应该不少人愿意花销这笔钱。毕竟去那些地方小住的人,手头上也不差钱。

    “明天验货,确定我们当地的红鬼笔能不能吃。要是能打开市场,那咱们村子都能得到好处。”陈放说:“要是打开了市场,咱们村的红鬼笔要保证价格哈,不能卖便宜了。”

    “那东西数量也不多,就是碰运气才能捡到,想炒一盘都得费半天功夫。”李师傅说:“150块钱1斤,没什么搞头。”

    “那是你们那边,靠水库的山里,红鬼笔就挺多。”二叔道:“等打开市场跟二叔说声。”

    “行的。”

    大竹村,每家每户少说几十亩竹林,多的有上百亩,两百多亩。

    陈放爸爸他们那辈,像陈放爸那样的独生子,也是少见。爷爷他们那辈,每户家庭有好几百亩土地,都是山林、竹林。这些土地在土地承包书上。

    到陈放父辈,家庭兄弟多的,就将大块山林、竹林分出去了。

    以张晨父辈他们举例,三叔有四兄弟,他们四兄弟,每个家庭都有四十多亩竹林。张晨爷爷奶奶还在,曾祖辈的也还建在……算起来,他们一大家有两百多亩竹林。张晨的曾祖爷爷,以前是陈家的大管家。陈放见了他们,也得喊曾爷爷、曾奶奶。

    整个大竹村不到一百户人家,却有几千亩竹林。这些竹林都是有主之林。

    陈放爸爸是独子,陈放现在还没分家,整个小竹沟的竹林,以及后山谷一大片,都在陈家名下。登记的面积,竹林有270亩,另外有几十亩山林。

    但小竹沟那边没有人居住,就说整个小竹沟是陈放他们家的,也是可以。

    在农村,有登记的土地,还有一种是没有登记的土地。就像偏远地方的开荒地一样,虽然没有登记,但已经有人认了那片土地。只要没有政府来干预,在本村,基本都是认可的……

    在大竹村,小竹沟那边就说无人区了,只要陈家竹林蔓延到哪里,那里就算陈家竹林。至于别的家,也是一样,只要自家的竹子不长到别人的土地上。

    红鬼在人家户周围比较少见,要去山里面,山谷中。太多了不敢说,如果有几十亩竹林,特别是竹子、树木混杂的地方,每天捡1斤左右,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

    红鬼笔偶尔可见,但能成规模采摘的地方,真就很少很少。要是红鬼笔打开了市场,陈放是准备卖高价的。

    红鬼笔的价格,网上查找到的信息很少,说是两千多1斤。那是干红鬼笔,野生,作为药材的价格。新鲜红鬼笔,网上找不到……

    反正越是稀罕的东西,价格就越贵。当地未开伞的斗鸡菇,每斤都要卖160元。红鬼笔,市场上可没得卖。

    那具体的价格,就要他们自己谈了。

    要是发动大竹村的人们一起捡红鬼手,每天收上来10斤,应该不成问题。

    10斤,屏顶度假村肯定吃不下,但作为一种全新的野味,别的度假村也肯定需要。整个云溪镇,每天吃下10斤红鬼手,应该不难。

    最主要就看产量,产量越高,价格就越便宜。产量少,价格就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