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自行车
    草长莺飞二月天,

    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

    忙趁东风放纸鸢。

    骑着崭新的自行车,沈光林感觉自己在逆风飞翔。

    如果不是怕把后座的电视机颠坏了,他肯定能够把自行车骑到飞起。

    甚至,他都已经幻想开了,晚饭之后,揽着李莉妹妹看看电视,一边讨论剧情一边讨论人生,生活真TM美好!

    人在幻想中时间就会过的很快,也不会觉得大腿很累了。

    京城大学教职工宿舍很快就到了。

    停好自行车,沈光林卸下电视机,抱着进房间。

    压根不用掏钥匙去开门,因为门根本没有锁。

    小姐姐李蓉果然又在呢,她正在做土豆炖牛肉,要是李莉妹妹也有这么自觉就好了。

    可惜李莉性子有点清冷,虽然礼貌是不缺乏的,但是她缺乏热情,眼睛里也缺少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

    知道是沈光林回来了,小姐姐头都没有抬:“光林哥,为什么你买的牛肉要好吃一些,我家里买的牛肉无论怎么做,吃起来都不那么对呢。尤其是煎着吃的时候,你的肉外焦里嫩,我的肉又老又硬...”

    这都是些什么话,什么你的肉我的肉。

    沈光林没有接话,他总不能说这是来自东方扶桑的大阪牛肉吧,现在的和牛还不是一个品牌,至少它在国内并不知名。

    小姐姐的眼睛余光中看到沈光林似乎带了什么东西进来,不由抬起头:

    “嚯,你买电视机了?生活过得可以呀!结婚三大样,电视、自行车、缝纫机,你现在已经凑齐一样啦。”

    “不,我已经凑齐两样了,你看看门外的是啥?”

    果然!

    一辆崭新的凤凰自行车就停在门口,耀眼程度不下于喜提宝马。

    “你就是用自行车带着电视机回来的?”

    “那可不,累死我了,下车之后大腿根都麻了。”骑车伤害蛋蛋的事情果然是真的,沈光林停车之后缓和了好一会才恢复生龙活虎的感觉。

    “那骑新自行车拉风不?”

    “可拉风了,着实收货了一把羡慕的眼光。”

    小姐姐出身富贵,对于日常生活花了多少钱是没有数的,不过她也知道人们常说的生活三大件是什么,不由得嘴里嘟囔,“其实,我家里是有缝纫机的,这样就能够凑齐三大样了...”

    这个年代的电视机使用起来比较麻烦,需要天线来接收视讯频道,还分室内天线和室外天线两种。

    沈光林没听清李蓉说什么,一边摆弄电视一边说道:“蓉蓉小姐姐,我跟你说,现在的一辆自行车要是放在后世,那就是一辆宝马…”

    “是嘛,那你骑上宝马带我出去转转呗。”

    “不去,那个位置是留给莉莉的。”

    “没良心,我带过你那么多次,还请了假帮你搬家,你就这样对我...”彪悍的女孩装起温柔来都能让人头皮发麻骨头发酥。

    “那走吧!”

    “好!”

    两个人很快就从房间走出来,也不去管锅里炖着的牛肉了。

    沈光林先是把自行车推到马路上,跨上去,单脚着地,“来吧,美丽的小姐姐。”

    “行不行哦,你可不要逞能。”

    沈光林不想跟她争辩,伸手拍拍大杠,“你就是坐这里我都能骑,赶紧上来吧。”

    李蓉道:“美的你,还想美人在怀,你先骑几步,我跳上来。”

    沈光林转动脚踏板,自行车慢慢的出发了,“Come on!”

    李蓉紧赶几步,一抬脚尖,很麻利的就侧着坐在后座上。

    自行车晃动几下,小姐姐还扣住了他的腰。

    身材真好,真的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哈,小姐姐都能摸到沈老师的腹肌。

    “蓉蓉小姐姐,你搂住我的腰不要紧,可别占我太多便宜。我可告诉你,我是有家室的人,可能还是你的未来妹夫,别人故事里讲的都是姐夫和小姨子,可从来没有妹夫的什么事。”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

    生活就是这样,平淡而又有趣。

    有了自行车的沈光林果然行动方便很多,只可惜上课的教室距离办公楼太近了,起不到太多拉风的效果。

    而且,他的这辆自行车虽然特别非常尤其崭新,但是在办公楼前面的一大排自行车队伍里也并不显眼。

    作为京城大学的老师,谁还没个自行车了?

    隔壁的邻居赵老师就没有。

    他们还过在通讯靠吼,交通靠走的阶段。

    这天,沈光林又在学校食堂里跟李莉妹妹一起吃了晚饭,李莉同学不想去看电视,而是想去上自习,沈老师自然没有别的事做,当然也就跟着一起自习到深夜。

    顺便给自己写一些论文也好,做老师久了,阅读到很多这个时代前沿科技的杂志,沈光林发现了不少可以跟踪的热点,而且正在讨论探讨的问题沈光林是有答案的,这就是穿越者的优势。

    抄袭?

    不存在。

    在理论物理届,想法比能力更重要。

    就比如杨李争端中,“弱作用中宇称不守恒”究竟是谁发现的就讨论的很激烈。

    当然,在国内讨论最激烈的是老来俏。

    写论文的时间过得很快,夜终于深了,走路回寝室又是快乐的一段旅程。

    而且,沈老师发现规律了,只需要2毛钱,就可以让宋小雨同学爽快的滚蛋,甚至连她的大姨妈都可以随时来,及时让开这个电灯泡的位置。

    初春的天气还是蛮冷,小丫头一边走路一边跺脚,还不时用手哈气。

    “要是你的手冷就放我手心里暖一暖,光林哥哥的手和胸膛一样温热。”

    李莉笑着摇头,到宿舍楼下也没来个吻别,步履轻盈的就上楼去了,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沈光林只能自己回宿舍,一边走一边高声唱:

    “妹儿丫头你莫走,

    唱首歌歌儿把你留。

    歌中有我对你的真情,

    歌中有你的温柔...”

    教职工宿舍到了,一条过道里的灯都是黑的,要是有个等待哥哥回家,已经在暖床的人就好了。

    摸着黑走到宿舍门口,沈光林差点没绊一跤,这才仔细一看,原来隔壁的赵老师正在他门口蹲着呢。

    哎呦我去!人吓人吓死人哦。

    “赵哥,你在这儿干啥呢,大晚上的不陪着赵姐嘿嘿哈嘿,跑我这里嗯嗯啊哦。”沈光林一边说笑,一边打开门。

    啪嗒,灯亮了,整个世界都亮了。

    赵哥并没有说话,耷拉着脸,心思重重,一副阉了吧唧的样子。

    “咋地了,有委屈了?男人哭吧不是罪,阳痿也只是你的心太累,放宽心,从我这里拿二斤牛肉回去好好补补,实在不行就生吃,我这里还有枸杞,配着一起吃,保准赵姐满意。”沈光林和他们夫妻俩很熟了,没少开他们玩笑。

    沈光林是个老司机,赵姐是个虎笔老娘们,生了娃的女人开车贼猛,有时候小沈都接不住。

    用赵姐的话说,你个小贼娃子还跟老娘玩荤腥。

    不过,今天赵哥这是咋了,凑着房间的灯光,赵哥好像真的像是要哭了,脸色不蛮好看。

    “不是,赵哥,你咋啦,夫妻感情真出问题啦?难道赵姐给你带帽子了?昨天晚上你们不是还哐哐当当拆家的嘛,那破床早该换了,夜里把小侄子都惊醒了。”

    赵老师也没生气:“也没啥事,你忙你的,时候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我心情不好,在这蹲会儿。”

    这明显情况不对呀,沈光林是一个情商多高的人呀,赵哥这样肯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这个时代的人能够有什么难处,无非就是钱嘛。

    “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有我能帮上忙的不?要是托人求上进我确实帮不上,不过要是遇到了经济问题你开口,我还是能够帮衬一二的。”

    赵老师估计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他是个要强的人,想借钱也是很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窸窸窣窣的摸出一张纸,这是一封电报纸,还盖着一个圆章一个方章。

    “母病钱”

    电报讲究言简意赅,不会有标点符号和其他没用的词汇,沈光林第一次看到电报,不过已经能够明白上面的意思了。

    “多大个事呀,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沈光林别的没有,就是有钱,他身上时刻揣着1000多块,这是上次从黄牛那里换来的。

    钱就是王八蛋,没有了再去找黄牛换。

    沈光林一口气把口袋里的钱全部掏出来,也没数,一把塞赵哥手里,“救急不救穷,人命关天的大事,莫要子欲养而亲不待。”

    赵老师知道沈光林有钱,从日常做派就能看出来,不然他也不会在小沈门口蹲守了。

    只是没想到沈老师这么有钱,而且还这么大方。

    赵老师心里苦,作为男人是真的难,一个孩子两个家,那么多人全靠他。

    平常只要发了工资就要邮寄回家,夫妻俩一直要精打细算,也就勉强维持生活,甚至维持不了体面。

    今天收到母亲病了需要钱的的电报,他不得不慌,因为他们确实没有钱。

    “谢谢,谢谢,我不用这么多,我只要100就够了,这钱我借了,下个月发了工资,下个月还不行,要分三次才能还,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要不我给你磕个头吧,我...”说着赵哥就要下跪。

    沈光林当然不会受了这个礼,“我不差钱,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多少剩下的再给我,还钱的事不着急,实在不行以后还利息就是了。”

    左推右挡,赵老师最后还是只拿了300块,这个时代看病确实花不了那么多钱,他的月工资也才80多,300块钱都需要他不吃不喝好几个月了。

    “赵姐呢,怎么没见着她。”

    “她带着孩子去同事家里借钱了,还没回来,估计也不理想。”

    “这个点了,你还不赶紧去找找,别让她看人脸色了,借了钱的立刻还回去,以后缺钱了找我借,只看我一个人的脸色就行了,到处借钱欠人情犯不上。”

    “好,我这就去,这就去。”赵哥也说不上是哭还是笑,急急忙忙的走远了。

    果然,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钱才是英雄胆。

    连人家谢小萌都说,“么钱,么钱怎么扣nei哦?”

    爱用四十五度角斜看天空的小四也写过: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沙,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都散了。

    所以,沈哥还是要多赚钱。

    只有赚钱才能买自行车,这样才会有女孩在自行车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