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西餐
    生活,不就是每天活着么。

    每天都去上班的日子倒也充实,尤其是每天都可以看到李莉妹妹。

    要是宋小雨同学不天天跟着当拖油瓶就更好了。

    难道你们学习压力不大的吗?

    学习压力确实很大,但是她们也确实跟的上。

    不得不感叹,这个时代的人就是牛,同学们的接受能力也是真的强悍。

    这些同学就跟小强一样,任劳任怨,皮实耐*。

    因为沈光林每天上课使用的大都是那些句子,就是翻新花样也是有限度的,再加上沈光林有意的降低了语速,所以大家连蒙带猜,竟然也能了解大致意思。

    甚至,一些学生可以用英语进行日常对话了呢。

    大学英语里真正教材上的内容是很简单的,但是课外阅读拓展学习的任务就看各位老师的安排了。

    沈光林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去图书馆借了不少英文教材,准备博采众长。

    为了激发同学们的学习兴趣,人家也是变着花样去备课的。

    沈光林也不容易,他一方面要接受英语教研组长的安排,另一方面还要开展自己的教学尝试。

    现在这个阶段,英文版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还没发行,沈光林就从英语系那边借了BBC的报纸和杂志。

    政治类的话题坚决要避开,无论哪个方向,这个碰了最容易404。

    有些时候,再火的吐槽也是吐槽,再差的协会也是协会。

    就算是后世,足球篮球也不能随意吐槽的,说不得人家就有一颗玻璃心。

    沈老师专门挑选了一些介绍人文地理,描写风土人情的文章,然后摘抄出里面的生字单词,配上音标,油印出来。

    同学们每人一张,光生词就足足五十多个,分量足够了不?不够可以再加。

    沈光林原本准备给同学们留一周时间来学习的,只要他们能够把单词背诵下来并记住就已经很可以了。

    结果,中间只隔了一天,这才第二次上课,那些生词所有人竟然都认识并且会写了。

    要不要这么牛逼呀!

    做为老师压力也很大的好不好,反正这个学习进度和能力沈光林是做不到的。

    然而沈光林并不想做一个雕版印刷的机器,他还是决定每周只推出一篇文章。

    既然你们那么厉害,就请你们把这篇文章也给背诵下来吧。

    这样的一篇文章可以玩很多花样了。

    背诵接力,分析句式,语法,探讨英文使用习惯,沈光林把文章摘选搞成了《古文观止》。

    新概念英语,从沈光林做起。

    在这个年代,同学们对老师发的任何教材都是特别珍惜的,尤其沈光林油印的这些英文资料。

    毕竟是沈老师一笔一笔雕刻出来的,不但有阅读价值,也还有点书法价值,不少同学拿它当字帖用了。

    一段时间以后,沈光林就发现,班级里同学们的作业看着就眼熟,似乎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心里窃喜舒爽不已。

    沈光林确实很享受这样的大学生活。

    可惜,他跟莉莉妹妹的事情还是没有进展。

    这小女子分明就是个渣女,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沈光林一时半会也没有找到更好的突破点,难不成要启用西班牙苍蝇?或者是哥伦比亚粉?

    还是先去吃一顿西餐促进一下关系吧。

    果然,李莉对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她还专门坐姐姐的车回家拿了一套小洋装。

    我去,要不要这么正式。

    现在京城最好的西餐厅当属莫斯科西餐厅,简称“老莫”。

    吃一顿老莫要花多少钱?

    人均5块,跟去吃烤鸭的消费差不多,果然都是高端场所。

    临出门了,沈光林又被莉莉妹妹赶回去换衣服。

    去吃西餐,穿什么军大衣,就是没有西服,怎么说也该穿那件羽绒服吧。

    沈光林不乐意了,哥哥穿着拖鞋裤衩一样吃西餐,这玩意没有那么高大上。

    然而,抗争是无意义的,羽绒服让穿就穿呗。

    沈光林没有多说话,他出门的时候还背了个包,里面装了二斤牛肉。

    估计,还是西餐厅烤出来的牛肉更好吃一些,值得一试。

    得亏她没看到,不然肯定又不同意。

    老莫西餐厅位于西直门外大街135号,距离京城大学还是有些距离。

    来到这个位置沈光林才发现他来过,他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北展看郭老师说相声的。

    很多观众就喜欢看郭老师那个坏蛋的劲,尤其是造梗捉弄于大妈的时候。

    也该于大妈“倒霉”,遇到了这个姓郭的。

    其实还有个更倒霉的,那就是万历皇帝,当了四十八年皇帝,发起了三大征,没想到风光了一辈子,几百年后毁在另一个姓郭的手上。

    老莫到了,从旋转门进去,踏着台阶而上,这个大门口的造型果真气派!

    进入到里面,典型的布尔乔维亚风格,七米高的屋顶,灯火璀璨,华贵福丽,不愧是当年援建的高级餐厅。

    据说,以前进来这里吃饭是要凭借会餐票才能进入的,也就这几年渐渐开放了,只要有钱,大家也都可以过来凑和一顿。

    大不了过段时间吃糠咽菜就是了。

    里面布置的也是很有想法,墙边还有一台钢琴,可惜没人弹,要不要表演一番?

    菜单上来,价格并不算贵啊。

    红菜汤,0.8元;首都沙拉1.2元,奶油蘑菇汤1.2元;烤肠1.8元;红烩小泥肠,1.6元;奶油烤杂办,1.4元;罐焖牛肉,3.5元……

    看这样子这个牛肉是硬菜。

    “来来来,莉莉妹妹随便点,一定要吃饱吃好,你光林哥不差钱。”

    沈光林确实不差钱,手上握着三万多外汇,这能办成多少事了。

    李莉看了看菜单,然后把菜单交给了李蓉,姐姐才是常规点菜人,她最会安排饭菜了。

    李蓉也不客气,“你说了你有钱的哈,100块有没有?要是有的话我可就点这个10块钱一份的西冷牛排了。”

    “女孩子不是喜欢吃菲力的么?”沈光林很疑惑,不是说菲力瘦肉多,脂肪低,好入口么。

    “有什么区别吗?”原来,姐妹俩只知道吃牛排,并不懂它们之间的区别。

    “当然有的,菲力牛排其实是牛里脊,它的特点是瘦肉多,蛋白高,西冷牛排就是牛外脊,而且西冷牛肉含有一定的肥油,有嚼劲。里脊和外脊中间的部分就是牛脊骨,也叫T骨牛排,上面带一部分肥一部分瘦。”沈光林做起了科普工作。

    “那哪个部位的肉最好呢?”

    “最好的部位菜单上没有,叫做肉眼牛排,它鲜嫩多汁,而且具有雪花纹理的才是最上乘的牛排。”旁边桌一位‘优雅’的男士插话了,都没等沈光林回答。

    我去,哪里来的大头鹅,要抢我林哥的生意。

    干他!

    “先生,坐自己的桌,吃自己的饭,不要喝着碗里的汤,盯着塘里的鱼,尤其这条鱼还是别人养的。”

    沈光林夹枪带棒的主动开怼,最讨厌在美女面前假装自己知识渊博的人了。

    他自己可以干,但是别人也这么干就恶心了。

    “对不起,一时技痒,冒犯了。两位美女能否留个联系方式,等有机会我请大家吃肉眼牛排呀。”

    吃你妹哦!

    这个人不但盯着别人的鱼塘,还对着鱼打了窝,准备下钩子了。

    “谢谢你哦,这位老先生,不用了,我们天天都能吃到肉眼牛排,每天都有两斤的配额,早就吃腻了。”沈光林说的是实话,他自己的那二斤牛肉就是带雪花纹理的大阪牛肉,不然也不值4000块一斤。

    其实这位“优雅男士”年龄未必很大,但是穿着“劣质”西服,袖口还没剪标的,一看就是那种半懂不懂的半瓶水。

    “小兄弟,话不要说的太满,一头牛也只能产出3公斤顶尖的肉眼牛排,能够天天吃的人我相信有,但肯定不是阁下。”

    嘿,这位大哥过分了哈。

    别的不敢说,沈光林还真的就是天天可以吃到这种牛肉的人。

    本不想玩打脸的戏码,赶上了。

    沈光林提起包,看型制,看规格,似乎是一块板砖。

    优雅男立刻做好了防守姿势,以防止对方一板砖拍过来。

    沈老师才不会那么干呢,他真的从背包里拿出来一块牛肉,刚好带着匀称的雪花纹理。

    秒打脸。

    “不好意思,被叫做肉眼牛排的牛肉我带了,不多不少,刚好1公斤,这是不是1/3头牛呢,哎呀,哥哥三天一头牛,作孽哦,还有,这位老先生,穿西服不合体也就算了,不剪袖标就真的算是外行了。”

    “优雅男士”果然没那么优雅了,这牛肉厉害,而且袖标也不能剪,这是借来的衣服。

    “小兄弟,我叫王是石,柳州人,在羊成铁路局工作,还未请教?”

    怪不得了解那么多,原来是在羊城铁路局工作的。

    沈光林本不想认识他,哪怕是错过了一位未来首富也不可惜。

    “沈,沈光林,一位普通的人民教师。”

    “幸会幸会。”

    “久仰久仰。”

    两位男士有点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两位女孩子却在埋头研究菜单。

    直到妹妹看到沈光林拿出了二斤牛肉,哎呀,太丢人了吧。

    “光林哥,你怎么把牛肉拿来了,怎么能带到这里来?”

    去高档餐厅吃饭还自带食材的不多,下一个估计就是本山大叔的小品里演的那祖女俩了。

    “你不懂,好的食材一定要有好的烹饪方式,服务员!”沈光林一个响指。

    服务员很快就来了。

    “帮我把这块牛肉烤了,吃不完的我打包,另外,帮我多切一块送隔壁桌的那位男士。”

    “先生,我们这里不准外带食物入场。”

    “这样行不行,我按照你们菜单上牛排的标价出钱,你们帮我烤就好了。”

    “那行,我去问问。”

    餐厅里的大厨果然是识货的,这牛肉厉害啊,能够吃这种牛肉的不是一般人,除了和牛也就是战斧牛排才能有这样的纹理了。

    很快,服务员再次入场,表示加工牛肉不要钱,还换走了他们桌上的餐具,上了一套银的。

    这是贵宾才有的待遇。

    “优雅男士”王是石桌上的餐具却没有换,他也并不觉得尴尬,还是很优雅的举起鸡尾酒,表示你赢了,你厉害。

    沈光林却并没有那么开心,这个人城府有点深啊,怕是背景不浅。

    不过,只要你不盯着我的鱼,我就不折断你的杆。

    一顿饭吃完,姐妹俩都大呼过瘾,本来小姐姐要买单的,可是她工资还没发,手上的钱不够。

    沈光林出门带了500块,足以应付更多突发状况了,要是带了更多的钱也不安全,京城的治安没有那么好。

    这个时代也很矛盾,无业流民很多,积攒了财富也不安全。

    “沈老师,到了羊城找我,铁路上的事那都不是事。”

    “没问题,王先生想吃牛肉了找我,别的没有,雪花牛肉管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