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看金鱼学外语(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有个成语叫做得陇望蜀。

    沈光林守着三万多美金却还并不甘心,还想验证一下是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钱。

    反正宿舍里已经有配菜调料了,沈光林别的不会做,煎牛肉还是会的。

    这一夜过得相当漫长。

    每过个把小时沈光林就要到聚宝盆空间里去探索一番,里面除了那些不能用的人民币,别的什么都没有。

    再摸,还是这样。

    终于,过了午夜十二点,开始起变化了。

    沈光林的手又一次摸进去,冰冰凉凉的,拿出来的果然又是牛肉!

    再去探索,咿,美元并没有出现!

    完蛋!岂不是他能用的钱只有这么多了?

    不信这个邪。

    第二天没有英语课,沈光林一边帮助杨老师翻译论文,一边神不守舍的思索原因,甚至,陪伴小姐姐李莉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晚上又是难挨的一个晚上。

    等过了午夜十二点...

    我去!牛肉又有了,但是美元还是没有刷新。

    奇了怪了。

    第三天有英语课,沈光林准备的不够充分,上的很正式,果断再没有搞那些幺蛾子了,同学们也听得很认真,这才是一位正常英语老师该有的样子嘛。

    晚上,牛肉又刷新了,美元还是没有来。

    认命吧!

    该认命了。

    金手指不能开的太大。

    不然,奋斗还有意义吗?

    不过也好,现在可是八十年代,这些钱全部用来买了京城的房子,究竟能够买多少套?

    将来能够卖多少钱?

    再说了,就是不买房子,全部买成茅台酒,一瓶三大革命6块5,换成后世的一百万,我擦嘞,一样价值几十亿呀。

    沈老师心里不慌了。

    有了这样的物质基础,李莉妹妹应该也是可以拿下的吧。

    不等了,有了美元就要花。

    看样子还是得去公安局一趟,看看是去上个户口还是整个华侨身份更好一些。

    没有身份心里总是不踏实。

    话说,京城户口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不过看学校档案科的意思是他们能办,要不要办一个?

    不想了,睡觉吧。

    梦里梦到个美女,去放松一下身心。

    第二天,沈光林把新刷出来的牛肉放好,房间里温度高,放到窗子外面冻起来来,纯天然冰箱,不见太阳的地方一直保持在零下。

    这天又没有英语课,刚好可以去找李莉妹妹去玩耍。

    上午,照理是要工作的,这是态度问题,尤其是杨老师的论文快修改好了,马上可以邮寄了,沈光林是第二作者。

    这个好,可以混资历,也不是白忙活。

    下午就没什么事了,先午睡到自然醒,然后去李莉妹妹的课堂等下课一起约晚饭。

    时间恰的很准,沈光林只在门外等了一小会,她们就下课了。

    这个年代的学生并不缺乏礼貌,之前英语课堂上的那一出确实是他们不知道有这个礼仪。

    这不,才上了几堂课,已经有不少同学从教室出来的时候跟他打招呼了:“沈老师好。”

    甚至,李莉出来了,她也说了一句沈老师好。

    “好什么好,不要叫老师,要叫哥哥,光林哥哥!晚饭怎么解决?想吃点啥,哥哥请你。”

    现在的沈光林财大气粗,就是去西直门外的老莫西餐厅吃西餐也不在话下。

    话说沈光林还真的没去老莫吃过饭,光听说那里有多高端了,没去见识过。

    “还能怎么解决?去食堂吃呗。外面的饭菜还没食堂的好吃呢,难道还能自己做呀?真有点想念花姨做的饭菜了呢。”

    李莉语气轻柔,像极了撒娇的小妹子,几天没见,整个人也更加漂亮了。

    长得好看的女孩子无论做什么动作都好看。

    李莉跟沈光林也算是很熟了,她知道这个人就是没脸没皮的,跟他也不用说什么客气话。

    “你还别说,咱还真能自己做饭了。我可是把柴米油盐都买齐了,以后上自习课要是饿了,可以随时去我那里加餐吃宵夜。”

    沈光林甚至还想说,要是嫌晚还可以留宿的,哥哥绝对不会超过三八线,不信你就试试。

    “哦,对了,我那里有上好的牛肉,要不咱们去吃铁板煎牛肉吧。”沈光林继续给出着建议。

    牛肉是个好东西。

    这个年代牛肉消耗量其实并不大,因为油水少,一般人也不爱吃。

    不过李莉不是一般人,她想着西方都爱吃牛排,这个确实可以尝试一下,顺便认识一下西方礼仪。

    “好呀,那今天就去吃煎牛排!”李莉自动过滤了沈光林说的是牛肉而不是牛排。

    其实在英语中,牛的各部分肉,只要够厚,都可以叫牛排。

    不过,一个女孩子家家,直接去男教师宿舍总是不好的。

    李莉叫上了自己的闺蜜,一个叫做宋小雨的荷兰姑娘。

    两个人一起走,会有别人说闲话,三个人一起走就不碍事了。

    沈光林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状态好的时候特别爱三人行。。

    “沈老师您好,您在课堂上讲的俺都没听懂,下回上课的时候能不能说的慢一点?中不?”

    小雨姑娘说话确实质朴,第一句话就是让沈光林去改变教学方式的。

    “中!”

    沈光林给了承诺。

    他觉得中原官话还真是蛮有意思的哈,要是袁大头不死,是不是它就成为全国普通话了?

    “小雨,咱们是大学生了,到了京城要说普通话,就不能再说‘俺’了。”

    李莉对好友纠正很多次了,效果都不好。

    沈光林不同意她的观点:“普通话最没意思了,俺是金陵人都不蛮会说金陵话,从小就没这个语境。”

    沈光林成长的年代是一个普通话全面普及的年代,尤其是在城市里,会说方言的孩子已经不多了。

    小雨觉得沈老师是个好人,知道维护人的尊严,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应该学好普通话,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一路说说笑笑,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沈光林的宿舍。

    隔壁邻居赵老师正在过道里溜娃。

    “赵哥,晚上一起吃饭呀,我这回准备了好多生牛肉,煎着吃味道更好。”

    “谢谢你小沈,还是不了,我一会还要去接你嫂子。而且那天早上你带来的牛肉都没吃完呢,我寻思找个时间回请你,你今天有客人我们就不掺和了,我那里有些菜,你来拿,也别嫌弃,就是些土豆白菜。”

    赵老师没有说要请所有人吃饭,一是不熟悉,二是这么多人吃饭,花销也不少,并不足以抵那块牛肉。

    现在牛肉才多少钱一斤?

    不到两块钱。

    价值4000的大阪牛肉?扯淡吧!

    开门,进屋。

    要是能金屋藏娇就好了。

    “光林哥,你宿舍的条件还可以啊,比我们宿舍强多了。”李莉最不满意的就是她们的住宿条件,人又多,条件又差。

    “那肯定,毕竟我是老师你们还是学生,以后常来做客呀,哥哥带你看金鱼。”

    “连条泥鳅都没有还金鱼,光林哥,你读书的时候宿舍是什么样子的?”

    李莉不懂沈光林耍嘴炮的快乐,不过并不影响他们交流。

    “我读书的时候?”

    沈光林读书的时候并没有住宿舍,老娘直接在学校旁边给他买了一套房子,并且还购置了一辆叫做凯迪拉克的代步工具。

    这种事肯定不能说的,说了也没人信。

    沈光林斟酌了一下,“条件比现在是要好一些,不过,学生嘛,更重要的是学习。”

    “是的,学生更重要的是学习,光林哥,我现在还是个大一的学生呢。”

    说完李莉还瞄了一眼沈光林。

    这个眼神意味深厚呀,甚至还有点像《霸王别姬》里面蒋文丽连哭带笑看戏班师傅的那个眼神。

    我去,莉莉这是个什么意思?

    她还是学生,意思就是我不能骚扰她呗?

    沈光林觉得自己把自己给带沟里了,只能强行转移话题:

    “所有材料都在这里了,你们谁会做饭?”

    沈光林自己是不会做饭的,他只会BBQ。

    李莉犹豫了一下,也没说自己会做,因为她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人。

    “俺会,要不俺来做吧。”小雨是个实在人,她觉得她做的饭菜还可以。

    “行,那就你来吧,反正就这么些材料,你看着做。不过牛肉给我留一半,我准备煎牛肉片。“

    “是煎牛排!”李莉纠正道。

    “好,是煎牛排。”

    都是有些啥材料呀,牛肉2斤,面粉10斤装一袋,大米10斤装一袋,棉籽油5斤装一桶,鸡蛋两打,然后就是各种调味品,哪里有别的菜了?

    不过小雨姑娘还是兴致勃勃的下手了,手脚麻利的很。

    她直接先拿出牛肉,咔嚓切下一半,然后咔咔咔剁碎,加调料绞匀了腌制起来。

    开水烫面,搓揉成面团,拉扯成长条,把牛肉涂抹均匀,卷起来再拍扁。

    沈光林似乎看明白了,这是要做牛肉饼呀。

    锅里放油,烧热之后半堵住炉子进气口,直接把牛肉饼滑到锅里煎炸。

    我去,这动作够麻利的呀,沈光林和李莉都看呆了。

    “小雨同学,你怎么那么能干?”

    “这不算啥,俺家里就是做肉饼的,每回赶大集,人多照应不来的时候,俺也是要上摊子帮忙的。”

    小雨说着话不耽误做事,一会锅里就放满了大小一致的牛肉饼。

    “这个面一定要软和,不然肉饼咬不动,俺家的肉饼用牛肉的时候少,经常是俺爹打的一些兔子,刺猬,狗獾子,野猪啥的。反正是有啥肉吃啥肉,乡亲们也不挑。”

    我去,这些都是好东西呀,后世除了兔子,其他都不让吃了吧。

    “继续说!还有哪些好吃的?”

    沈光林吞下了溢出的口水,还想接着听她说呢,经过这一打断,小雨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牛肉饼很快就出锅了。

    1980年春天的第一个肉饼,自然要献给敬爱的沈老师。

    沈老师也不是吃独食的人,他拿刀切成三份,像分披萨一样,摆在盘子里,每人得一块。

    颜色金黄,外焦里嫩。

    嗯,香!

    肉饼煎完了小雨也没闲着,很快就把砧板上的面粉扫进碗里,再添上一些,加水搅拌,然后锅里倒水烧开,面团甩进锅里,呈小团分散开来。

    “在俺们家这叫圪塔汤,最是简单,出锅撒点盐巴葱花香油就行。”

    “哎呀,这是传说中的喝面汤吧。”

    沈光林作为一个南方人,真的没有这样吃过,不由的唱起来:

    “郎君啊,

    你是不是饿得慌,

    如果你饿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给你做面汤……”

    “沈老师,您说的不对,古代的面汤是面条,不是面疙瘩,不过您唱的还是蛮好听的,俺都没听过这首歌。”

    “我也没听过,可能是光林哥从港台听来的吧。”李莉表示她也没听过这首歌。

    哎呀,出问题了,这首歌现在应该还没出现呢,大意了,林哥没有闪。

    饼足汤饱,沈光林和李莉都忘记了原本打算煎牛排的事。

    下一步有什么安排?

    有小雨这个拖油瓶在呢,两个人去散步肯定不合适,要是有些娱乐设施,一起看看电影啥的就好了。

    要不,讲个故事?泰坦尼克?捷克斯洛伐克?

    “你们平时在宿舍里都干些啥,磨镜子吗?”沈光林的好奇心简直无处不在。

    “光林哥,现在又不是古代,用的又不是铜镜,怎么磨啊,我们在宿舍里可以听收音机。”李莉就有一台收音机,她经常拿出来全宿舍的人一起听,不过小雨家庭并不富裕,她没有接这个话茬。

    “偷听敌方电台?”沈光林一直对这个名词很感兴趣。

    “哪里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搞上纲上线的事情?收音机谁都可以听的,还可以从里面学外语呢,只是听不太懂。”

    原来这些东西可以私人拥有呀,果断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吓人,什么因为听收音机被抓去嗝屁了。

    沈光林也想去弄点娱乐设施了,不然真的无趣。

    姑娘们矜持,吃过饭就准备回去了,说是不能放松学习。

    “小笨丫头,留在我这里也可以学习呀,还可以学外语呢,在哪里上自习不是上。”

    于是,三个人学英语一口气学到了十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