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上课
    好愉快的一节课!

    沈光林几乎啥都没听着,净心猿意马了。

    临近下课了,刘老师对沈光林的表现特别满意。

    毕竟,一整节课下来,只有沈同学还端正着身姿,坐的一丝不苟。

    能够听到京城大学的课,他这是感动的要哭了吗,还时不时的用鼻子耸动一下嗅一嗅。

    刘老师要是知道沈同学在嗅莉莉妹妹的味道,会不会直接拿教案打死他。

    “沈同学,学习外语和学习数理化是不一样的,这个不需要有基础,什么时候加入学习都不算晚,只要愿意学,谁都能学好的。”

    刘老师下课了还走过来鼓励他,真是个好老师。

    这个年代的老师真好。

    “是的,谢谢刘老师,您说的很对,只要多背单词,英语总是能学好的。”

    沈光林非常赞同刘老师的说法,他已经决定了,以后常来听她的课。

    刘老师走了,接下来是午饭时间。

    李莉自然不是那种高冷而不近人情的角色,她跟沈光林也算熟悉了,自然也知道这个货就是来找她的。

    “沈…光林哥,中午你是回去吃还是在学校吃饭啊?”远来是客,礼貌还是得讲一下吧。

    “莉莉妹妹,我当然是在你们学校吃了,不过我可没有饭票,所以,你懂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软饭硬吃’,说的就是在下我了。”

    沈光林一副引以为自豪的样子。

    这可把周围旁听他们对话的同学气坏了,还有这么无耻的人吗。

    有人终于忍不住了,一位长相还算清秀的小公鸡主动发起了战斗:

    “这位大哥,你咋脸皮这么厚呢,还要一个女孩子请吃饭,要不要点脸了?完了是不是还准备连吃带拿打包带回去当晚饭呀。”

    沈光林也并不是一个弱者,发起反击是一定的:

    “这位小弟弟,你说的太对了,上次我去莉莉妹妹家里做客就是这么干的,不但喝了酒水吃了饭菜,而且临走还拿了20块钱和一堆粮票,这事找谁说理去呀?哎呀,难受,香菇。”

    是男人这个时候就绝对不能认怂的,一定要把潜在的表面的竞争者们全部赶出去。

    “一震”不行的话就来个“三震出局”。

    沈光林说的这话果然伤人,他都去过她家里了吗?

    这是个什么情况?

    “李莉同学,他真的去过你家?”

    仗义执言的男同学果真误会了,他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

    “是的,年前光林哥是去过我家的,不过他...”李莉原本还想解释一下沈光林是自己姐姐的同事,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不过,她话都没说完就被沈光林给打断了。

    “不但年前,春节之后的大年初二我也过去了呢,可惜那天莉莉妹妹和阿姨都不在家,午饭是我和李叔两个人一起吃的。”

    明明是三个人一起吃的饭,不过这个时候李蓉小姐姐可以隐身了。

    沈光林转过头,故作温柔的问道:“莉莉妹妹,我用李叔和宋姨给我的钱给你买了一些化妆品,你收到了吗,喜欢不?不喜欢的话我再给你买一些,钱不够了我再去问宋姨要,她说了,没钱就张嘴。”

    卧槽!

    无耻!

    简直是无耻!分明是无耻!

    好多同学的怒火简直要压抑不住了。

    李莉当然知道妈妈给了沈光林一些钱财,但是沈光林这个人很大方呀,他给自己姐妹俩买的东西早就超过20块了吧,不过她还真的说不清该怎么阐述这中间的关系。

    “光林哥,别说话了,走吧,咱们吃饭去。”

    看样子真的不能再让沈光林这么说下去了,虽然他说的不是假话,但是同学们都误会成什么样子了。

    看着李莉在拉自己袖子,沈光林借势挽住了她的手臂,“走了走了,吃饭去喽,今天教你们一个新英文单词,Loser!”

    男女授受不亲,没想到李莉妹妹很快就把手给松开了,差评。

    80年代的大学食堂普遍用的是饭票,两个人的饭菜,加起来只花了6毛钱,已经算比较丰盛了,至少每人还有一个纯素的四喜丸子。

    这个年代学生吃饭是自备饭盒的,大部分同学用的是搪瓷缸子,又可以吃饭又可以喝水。

    李莉的饭盒不一样,她用的是那种组合式的铝合金饭盒,上下两层,一层打饭,一层打菜,喝水她也有专门的杯子,生活精致的很。

    沈光林看的很仔细,这个妹妹恐怕没那么容易搞定,因为她的生活条件太好了,不知道她的追求是什么。

    不想了,吃饭。

    沈光林是南方人,这个时候也不得不跟着吃馒头了,两个人齐头并肩坐在一起,从一个饭盒里夹菜吃,想想也浪漫的。

    互相投喂?

    想进行到这一步还差了点火候。

    吃过午饭,李莉还贤惠的洗了饭盒,沈光林就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觉得这个画面真美。

    有客人在,李莉自然不能回去午休了,两个人到京大的校园里转一转,未名湖畔走一走。

    初春的天气,柳树都还没有发芽,不过今天有和煦的太阳,并不冷。

    沈光林在路上走,还骚包的对路过的男同学示以微笑,似乎在宣示主权。

    “光林哥,你今天上课怎么不说你会英语呢?刘老师都误会你了,她还觉得你还是个好学的好学生呢,还给我们所有人树立典型。”

    李莉一边走,一边俏皮的踢着地上的小树枝,没发觉沈光林在一旁贼眉鼠眼浪的飞起。

    “我压根没机会说呀,我只说了我对英语感兴趣,可并没说不会英语,刘老师上来就以为我是来求学的,其实我是来求偶的...”

    “瞎说什么呢,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赔礼道歉行不行,反正我是有别的追求,只是刘老师没明白。”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真经不起挑逗,想攻略还是要循序渐进。

    两个人没有继续说话了,就这样排并排肩并肩走了很久。

    “你不说要赔礼道歉的嘛,赔的礼呢?”

    听到这话沈光林果然又来了精神,他还真怕李莉小姑娘生气了呢,万一弄巧成拙就真的不好了。

    “礼物当然有,看着哈,我两只手什么都没有对不对?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只见眼睛一花,沈光林手里多出了一个漂亮的发夹。

    这是一个小魔术,撩妹专用,沈光林专门练习过的。

    “你怎么做到的?”

    “哥哥会隔空取物你信不信?”

    “胡说八道,快来教教我。”娇嗔的小女子更美了。

    “好的,这是一个小魔术,表演魔术需要眼疾手快,一方面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把隐藏的道具拿出来,这里还有一点小手法...”

    接下来很自然的就进入了魔术教学时间。

    沈光林手把手的教李莉怎么去完成这个魔术……

    妹妹的手和姐姐的手触感完全是不一样的

    姐姐的手比较粗糙,上面还有老茧;妹妹的手却真的是柔弱无骨,拿一句用滥了让人恶心反感呕的词汇来形容就是“柔夷”。

    以前读小说,看到作者用“柔夷”这两个字,沈光林就真的想冲上去捣烂那两只大猪蹄子。

    跟这个词一样恶臭的还有“嘤咛”。

    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该狠狠的给女主两个嘴巴子,让她好好“嘤咛”一下。

    愉快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又到下午上课的时间了。

    下午她们上的是数学课和物理课。

    “光林哥,听说你读过大学,你学什么专业的呀?”两个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聊。

    “我是学自动控制和航天技术的,咱们俩的专业性质差不多吧,这就是缘分!对了,都没问过你,莉莉妹妹,你今年读的是大几呀?”

    “大一,这才是第二个学期呢。”

    果然是萌新,沈光林表示明白了:“那现在还是基础课的阶段了,基础课也很重要的。”

    大一真好,大一的妹子最容易上手了,纯洁无瑕而又充满幻想。

    数学课堂上,看着沈光林和李莉两个人又在“双宿双飞”,不少男同学恨的牙痒痒。

    沈光林却浑然不惧。

    他手里只有一张纸一支笔,假装认真的上着课,却在看李莉妹妹。

    李莉偷偷的瞄过了,沈光林就在纸上胡乱的写着:“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你与秋风皆过客,我携秋水揽星河…”

    这节数学课讲的是曲面,老师姓张。

    不得不说,这个年代真好,数学教授也会正常的教大一的课程,这在以后就真的很少见了。

    老师先是讲到曲面方程,然后开始讲旋转曲面,让曲面先绕着Y轴旋转一周,再绕着Z轴旋转一周......

    虽然这个年代的大学生都是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不过“曲面”这个知识点还是有点难度的,理解起来压力很大。

    张老师也是有意识的放慢了脚步,在黑板上出了一道题,让大家好好的体会一下曲面的变种。

    沈光林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这就是一道柱面题,而且是母线和准线都不特殊的柱面,甚至可以当做公式和定理直接使用。

    看到大家在做题推导公式了,数学老师很满意,还下讲台来走一走看一看。

    果然,主角总是会受人关注的,沈光林也没能逃脱。

    “同学,你的教科书呢?”老师关注沈光林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因为他没带书。

    就连笔记本也没带,只有一张纸,上面一个数学符号也没有写,反而写着几句歪诗。

    “老师您好,我是来做旁听生的。”沈光林礼貌的打着招呼。

    “旁听怎么能不记笔记呢?是因为听不懂吗?”张老师关心着每一个学生的学业,有些基础差的同学果真是怎么都听不懂,却还总来。

    看到张老师在询问沈光林,同学们开始幸灾乐祸了。

    啊呦,被抓了吧,还想来这里摸鱼,丢丑的人就是你!

    很多同学心里都很畅快,有一种大仇即将得报的感觉。

    但是数学老师并没有批评沈光林,反而是耐心的问他:“你现在学到哪个阶段了?学数学跟学外语是不一样,学数学要一步一步的来,必须循序渐进,不可能四则运算都没学就直接学微积分了......”

    “我建议你还是去学习一些文史类的课程比较好,也更有用。”

    面对数学老师的否定,沈光林兴奋的两股战战。

    是不是到了传说中的反转桥段?

    还有这样的翻身机会,沈光林自然不能错过:

    “老师,您讲课水平确实比较高,不过我还是听得懂的。”

    “是吗,那黑板上这道题你会做吗?”做老师的果然一视同仁,他并没有真的搞歧视。

    “我会的,这道题一看就是一个很标准的柱面,甚至可以当定理使用。其实曲面还有不少引申,也是可以做成方程式定理直接用的,比如椭圆锥面,椭球面,单叶双曲面,双叶双曲面,椭圆抛物面,双曲抛物面,椭圆柱面,双曲柱面...”

    上课之前沈光林是看过李莉教材的,他知道她们今天要上的课,并且教材里面并没有提到这些概念。

    毕竟后世和现在相比,数学教材已经发展了40年,变化还是有一些的。

    以前的教材没有讲的那么细致,同学们学习起来其实更困难一些。

    李莉眼睛里终于冒出了小星星,光林哥哥也太有才了吧!

    张老师也很惊讶:“这位同学,这是你总结出来的吗?很不错!很不错!确实可以补充到我们的教材里...”

    沈光林提出的只是基础的数学知识点,张老师作为数学教师他当然知道这些东西,只是把它归纳总结出来需要眼光,之前没有人去做,说明这位同学真是爱钻研呀。

    “同学,要不你下课之后留一下吧,我有事跟你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