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前世今生(求推荐票)
    沈光林,性别男,爱好女?

    真要是长得特别好看的男孩也能考虑的吧…

    今年24岁,金陵土著,独居。

    他从18岁那年就搬出来独居了,反正家里房子足够多,自己一个人住着也自由,想做海王也方便。

    渣男本渣,四处开花。

    过年了,父亲老沈说要送他一份厚礼做生日礼物,结果就真的送来了一个“聚宝盆”。

    老沈还说了,还宝贝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从明初一直传到现在了,一定要保存好并流传给后世子孙。

    东西看着还不错,大开门的老物件。

    这是一件像宣德炉一样的青铜器,三足,侧面看着像鼎,正面看着像盆,包浆浑厚,宝光内敛。

    凭借不多的家学文物渊源可以知道,这至少是一个熟坑,肯定不是刚出土的那种生瓜蛋子。

    老沈说这是他们沈家家传的“聚宝盆”,姑且相信这是真的吧,谁让老沈是专业人士呢。

    反正文物贩子的嘴里充满了故事,任何一件东西他都可以编织出完全不同但是又充满曲折的版本。

    沈光林甚至觉得,老沈不该去卖古玩,他应该到上市公司去做CEO,因为他会讲故事,而投资人最爱听故事。

    老沈偏偏不,他就守着自己的几家古玩店,然后逢人就说自己是古玩商人,有雅趣,有追求,有文化,有爱好。

    其实丫就是个文物贩子,平素打一打法律的擦边球就不说了,真的给他能进班房那种赚大钱的机会他也不敢。

    不过还好的就是他从不做违法乱纪的事,也不向海外倒腾文物,只是帮助一些有钱人寻摸些好物件,肥水总没有流了外人田。

    老沈本名叫沈厚道,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拆二代。

    平时也做其他生意赚点小钱,不过财富积累的底子还是更上一代酝酿的。

    在沈家,真正有长远眼光且深藏不露的其实是沈光林的爷爷沈隆贤。

    人家才是人生赢家。

    在人生每一次重要选择节点上,人家都选对了。

    爷爷沈隆贤开局并不算好,家里兄弟姊妹7人,三男四女,他年龄最小。

    在原生家庭里,大爷爷沈隆先的年纪是最大的,兄弟二人相差了几乎一代人。

    在大爷爷投身闹革命的时候,沈隆贤甚至还没有出生。

    老沈家选择主基地的位置不错,但是时间点并不太好。

    金陵这个四战之地在抗战时期这里成为了沦陷区。

    淞沪抗战,神州陆沉。

    沈隆贤因为年龄小,刚好在扬州的二姐家里走亲戚,躲过一劫。

    不过父母和其他几兄妹却在战乱中相继罹难了。

    随着年龄渐长,沈隆贤在汪伪时期进入金陵一家机械厂做了童工,1945年金陵光复后顺理成章的成了国立中央机械局的工人,解放后又成了金陵机械厂的工人,然后一路就这样熬到了退休。

    家里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七姊妹中有4个在战乱中夭折,只有大哥、二姐和他这个小七得以幸存。

    二姐生活过的还可以,十几岁就嫁到隔壁的小城扬州,两家一直都有来往。

    大哥沈隆先就不太好说,他舍家为国闹革命,后来一直杳无音信,等知道的时候他已经为国捐躯了。

    至少,他成了家族的骄傲。

    只可惜,据说,他曾经留下了一个孩子,但是一直没有能够取得联络。

    改革开放之后,八九十年代流行海外探亲热。

    沈光林的父亲盼望海外亲戚盼望了很多年,结果一直都没有攀上这个海外亲戚。

    还好老爷子沈隆贤自己有眼光,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工人,却坚持让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保留农村户口,成功保留住了玄武湖边上的半拉山地。

    乖乖隆滴咚,后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贫穷的理由千篇一律,爆发的原因各有不同。

    老沈家能够富裕起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第一条,单位房改的时候他花钱买了几套别人不愿意要的“破房子”;

    第二条,玄武湖景区搞开发,房地产开发搞征收,拆了不少他家的地和房。

    就这样,沈家终于成为了富豪之家。

    沈厚道也靠着父亲私藏下来的“破四旧”老物件把自己培养成了一名古玩工作者。

    不止如此,老沈家据说还是沈万山的后代呢,从周庄搬迁过来的,而且他们家的这一支还是嫡系,因此一直有“宝”流传。

    沈光林翻来覆去的看着这个“宝贝”,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聚宝盆”的外立面刻着一些云纹走兽之类,里面写的是一些花鸟篆文。

    都不用查字典他就认识这些字写的内容是什么,分别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这是“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凑一起可以自由组合成60对,用来纪年的话就是一个“甲子”。

    当然,还有一个关于纪年的时间单位叫做“旬”。

    “一旬”一般是指10年,比如六旬老人就是60岁,七旬是70岁。

    可要是指“时间段”的时候,“一旬”又是12年。

    比如:“我女朋友只比我大了四旬,可我还是很爱她。”这里的四旬不是指40年,而是48年。

    重新说回这件“家传宝贝”,在“天干地支”的中间还刻有:“乾、坤、震、离、坎、艮、兑、巽”,这是八卦,最中间还有阴阳鱼的造型。

    难道,这是一件风水法器?

    是不是只要把各色财物丢进去,阴阳鱼就会自动旋转起来,然后金光四溢,无数的宝物咔咔咔的吐出来?

    至少电视里是这么演的呀。

    可以一试。

    沈光林把手头上的各种东西尝试着放进去,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是说“聚宝盆”可以复制粘贴的吗,老子在《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里都说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莫不是启动它还要有个程序,毕竟,仪式感也很重要,比如,来个滴血认主?

    电视里也有这么演的呀。

    沈光林拿了一只给自己测血尿酸的针,在手指上轻轻扎了一下。

    一滴血滴下去,直接滴在八卦中间阴阳鱼眼睛的位置。

    没卵用,并没有金光一闪,也没有宝光四射。

    再滴一滴血下去,滴的是另一只鱼的眼睛。

    还是没......

    有反应了!

    真的有反应了!

    我去!

    说来也是神了,刚才的那两滴血竟然不见了!

    盆底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原来还真的有古怪呀!

    再挤出一滴血…

    血又不见了。

    再挤...

    手指不出血了,跟小鹿哥哥一样,伤口凝固了。

    换个手指继续扎…

    血滴下去就没有了,滴下去就没有了。

    这怕不是个吸血鬼吧?

    七度空间?苏菲?艾芙尼?护舒宝?

    护舒宝不是指冯导吗?

    要不,还是拿点别的东西试试吧,精血毕竟是很珍贵的,不能轻易浪费。

    沈光林原本准备来一顿BBQ犒劳自己,毕竟是过生日嘛。

    刚才他正在给自己的“大阪牛肉”解冻,这玩意可贵了,尤其是疫情期间,想吃一口真不容易。

    没化完冻的牛肉带着包装袋直接放进去...

    也就过了三五秒,东西果真又消失不见了!

    就像魔术一样,瞬间就看不到了。

    神迹呀~!

    牛肉快涌出来吧!这可是4000块一斤的“大阪和牛肉”。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

    然而......

    Two thousand years later

    等了很久很久,并没有另一盒牛肉从盆里跳出来。

    骗子!

    这怕是个貔貅吧!

    它就是属P2P的,你想着它的利息,它却想着你的本金!

    沈光林回头又一想,聚宝盆嘛,肯定是要有宝贝才行啊,牛肉算是个啥,要放钱。

    于是,沈光林把自己放在保险柜里的钱全都拿了出来。

    这些大都是老沈支援的,只有他才会准备很多现金用来收购老物件。

    当然,老娘支援的花销更多,不过她提供的是卡,不一样的即视感。

    这一堆可就是蛮多钱了,人民币一叠一叠的加起来都有20几万,美元也有10多万,加起来都有好几斤。

    一大包钱就这么呼啦啦倒进去...

    又不见了!

    又是等了很久,也并没有见到钱像潮水一样涌出来。

    我擦,水花都没泛起一个!

    “沧桑尽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现在看来,应该是“西风”胜利了,因为它能骑“瘦马”。

    “瘦马”是个什么东西呀?金陵特产吗?

    金陵在古代也属于大扬州地区。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可是,钱呢?

    这么多钱呢,去了哪里?

    难道这青铜聚宝盆里还链接了另一个时空?

    沈光林把手伸进聚宝盆里,想摸一摸看能不能摸到异空间。

    “意外”不出意料的就这样发生了!

    聚宝盆虽然没有发出光芒,却发出了无限大的吸引力,顺着手臂,把沈光林整个人都给吸没了。

    ……

    再醒来,林哥哥的双手就被反着拷在火车上了。

    沈光林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被当做“破坏分子”给抓了的。

    “穿越”,不应该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吗?

    自己不应该直接出现在一个空旷的无人知晓的秘密场所吗?

    抑或是掉进一个国色天香的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的洗澡盆里?

    怎么会跳过一大段剧情就被拷起来了呢?

    下一步该怎么办?

    头痛!

    是真的头在痛呀,嗡嗡的,还有肿胀的感觉。

    这怕不是被敲了闷棍。

    可是,自己该怎么解释来历呢,难道就说自己是未来穿越回来的?

    沈光林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穿着国外品牌的衣服,带着国外出版的书籍,看样子,只能承认自己是海外回来的了,不然都没法解释这些物品的来源。

    怎么说现在也已经是80年代了,有海外关系也可以被接受了吧?

    又不是参军验飞,还要审查海外关系。

    可是自己家里又有什么海外关系可以被借用的呢?

    大爷爷倒是去了海外,那位不知名的大伯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大伯?

    没错!就你了!

    自己可以冒充失联的大伯呀,这个身份绝对可以有!

    他们沈家的辈分排序是“恭伏良隆厚,福守正承先”。

    沈光林的大爷爷叫沈隆先,亲爷爷叫沈隆贤,父亲叫沈厚道,那大伯也是“厚”字辈的。

    沈光林完全可以说自己的原名就叫“沈厚林”,只是现在名叫沈光林而已。

    冒充大伯涨了一辈,这样也不算大逆不道吧,毕竟都是自家实在亲戚。

    现在父亲老沈多大岁数了?

    1965年生人,属长虫(蛇)的,我去!今年只有15岁哎,还是小正太一枚。

    ......

    沈光林就这样给自己做起了心理建设,准备胡诌自己的身世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美女姐姐和粗暴男青年又进来了。

    “美女小姐姐同志,我想清楚了,我坦白,我可以交代了。”沈光林决定主动出击

    “真的假的?”小美女眼睛里透出惊喜的神光,整个人更显得荣光焕发了。

    “姓名?”

    “沈光林。”

    “年龄?”

    “24。”

    “哎呀,比我大哎,没看出来呢,你皮肤怎么会那么好的?”

    “吭,吭!”粗暴男明显是嗓子不太好,旁听就旁听,还咳嗽。

    “籍贯?”

    “苏省金陵市。”

    “你说说,金陵怎么就有你这种败类了,可惜了这个长相了。”

    小姐姐问话就问话,怎么还带上人身攻击了。

    “我真是金陵人,阿又毛病啊,喝人巴拉滴......”

    沈光林说出一句金陵话来证明自己真的是金陵人。

    “好好说话,姐们是京城人,听不懂你的方言,不过你也甭想糊弄事儿,老实交代,你是受谁派遣?这次潜入金陵又有什么企图?是不是真的要纵火?”

    这位小美女姐姐原来是一位京城大妞呀,小话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

    “我不能说,你们的级别不够,只有见到了够级别的人我才会说。”

    沈光林开始拿桥了,这两个人看起来确实太年轻,估计什么都做不了主。

    “你?你!我能抓你,就能审问,气死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