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羽毛
    鸟类在求偶的时候会搭建坚固的鸟巢,并且换上一身华丽的羽毛展示给对方看。

    这才是求偶的正确打开方式。

    整天想着两相厮混做舔狗是没有前途的,沈光林确实需要在李莉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特长。

    虽然他在肯特面前说过自己某方面并不长,但是莉莉妹妹还没有调查过,她就没有发言权。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现在,她只是缺少一个实践的机会罢了。

    李莉妹妹出身于家境优渥的家庭,根本不能把她想象成是一个物质女孩,想打动她光靠煎牛肉和会外语可能真的不行,她基本上当光林哥哥是一个有用的工具人了。

    工具人虽然好用,但是用久了效能会逐步降低的。

    才华才是最能给人致命一击的武器。

    皮裤汪虽然有很多钱财,但是他最吸引国际章的仍然是无可匹敌的才华,而不是他追逐头条的技术。

    最好的追女方式就是既能展示自己同时又能打击别人。

    这种套路沈海王原本很熟悉的呀,穿越过来之后就忘记了。

    当然,在他的那个时代,只要有钞能力就好了。

    有了钞能力,连女海王都能拿下,哪怕她跟男友已经同居了886天。

    那就展示才华吧。

    要做这些,无非就是在一些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上演一些扮猪吃老虎的桥段而已。

    于是,沈光林约李莉妹妹去京城文化宫游玩。

    李莉本来不想去的,但是沈光林说在美国最流行的乐器是钢琴,钢琴才是乐器之王,而听说文化宫里就有钢琴,要不要去一起去见识一下?

    李莉果然欣然同意了。

    京城文化宫,通常指的就是京城劳动人民文化宫。

    这里确实有钢琴,不过想进去观摩还是需要一定的手段。

    李莉应该能搞定的吧,不是还有高同学吗,人家可是部级领导的小公子,还能没有些手段?

    果然,李莉想去文化宫弹钢琴的事情高志杰同学很快就知道了。

    高同学说了,他会谈钢琴,甚至还可以教给李莉同学。

    擦,做人不要太过分哦!

    光林哥哥钢琴十级都没说自己很厉害,也只是想低调的圆满的装个逼而已。

    国内钢琴教育都停滞那么多年了,沈光林真就不相信高同学会有多么高的水平。

    阳历四月的天照样风和日丽,沁人心脾。

    最是人间四月天。

    去文化宫的路程还是蛮幸福的。

    因为沈光林骑着自行车,李莉就坐在后排,而有志青年高志杰同学骑车带着的却是宋小雨。

    风也美,雨也美,坐自行车上的人最美。

    京城文化宫所在的位置是明清两代的太庙,原本是皇帝祭祖的地方,现在成了人民公园。

    建国之后,这里就交给了京城总工会管理,工会把它作为工人文化娱乐活动的场所而对外开放。

    文化宫占地很大,有文化活动厅、职工大学、展览厅、电影馆、图书馆、棋艺室、体育场、剧场等场所,当然也举办各种技术学习班和讲座。

    “沈老师,以前没到文化宫学习过的吧,这里各种课程都有呢,现在学习也不晚。”

    高同学受不了李莉同学竟然坐沈老师的后排座,看着沈光林一脸好奇的样子,他主动发起了攻击。

    “是的,确实缺少这种体验呢,我以前要上什么课的时候都是保姆把老师带过来,授课结束了再带回去,还真的没体会过这种这么多人一起的大课堂是个什么感觉,是不是学习氛围更好一些呢。”

    沈光林的说法像极了旧社会资本家的少爷,充满了资本主义的恶臭气息。

    高同学不想说话了。

    还想在沈老师面前找优越感,真是就是想屁吃。

    文化宫很大,柏树参天,人影斑驳。

    一行人开始了尴尬而沉默的游荡。

    一间一间的教室走过去,书法,绘画,围棋,象棋,各种课程都有。

    沈光林还看到不少正在打羽毛球的少年,心痒不已。

    羽毛球这项运动是他真正比较喜欢的运动项目之一,也是沈海王维持体能保持身材的重要运动方式。

    “光林哥,你会打羽毛球吗?”

    “只是一点点。”

    “光林哥,你会画画吗?”

    “也只是一点点。”

    “光林哥,你会弹吉他吗?”

    “还是一点点。”

    “沈老师,请问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高志杰同学终于听不下去了,这个人也太能装了,尤其在自己女神面前。

    “高同学说笑了,我不会生孩子。”

    沈光林说完还目光灼灼的看向李莉,意思很明显,我要是能生孩子,还要她干嘛?

    意味这么明显的暗示,李莉同学都害羞了。

    幸好,这个时候,工作人员把钢琴室的钥匙拿过来了。

    由于高志杰是带着介绍信过来的,对方也是这个原因才打开的琴室门。

    这些都是权势阶层的基本操作,旁人羡慕不来。

    钢琴作为舶来品,一直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的重要标志,在国内的系统教育已经停滞很多年了。

    这个年代的音乐课,老师们音乐伴奏常用的一般是脚踏风琴。

    这种风琴外形跟立式钢琴很像,但是弹奏的时候要用脚踩踏风箱,它是一种管簧乐器。

    文化宫的钢琴是建国前的,已经有些年头了,还好他们比较专业,保养的还不错。

    毕竟是专业机构,他们竟然还有专门的调音师呢。

    得知这几位年轻人想用一下钢琴,他们还真的给调了一台出来,音质挺准的。

    音调好之后,对方就把空间留给了4位蠢蠢欲动的年轻人。

    钢琴的第一个体验者肯定是留给李莉美女的,压根不用说。

    李莉也不含糊,当仁不让的坐上去,叮叮当当的就弹奏了一首《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是郭兰英老师的经典歌曲之一,李莉算是完整的弹奏了出来。

    李莉确实没有弹过钢琴,但是她弹过风琴的,至少调子没有错。

    两者在演奏方面的区别其实并不大,只是弹奏风琴没有明显的力度变化,它的音色与钢琴也有点不同而已。

    一曲结束,宋小雨和沈光林等人都热烈的鼓掌。

    毕竟音节没有毛病,至于她的技法和感情,第一次弹奏,就不要要求这么多了吧。

    接下来就是高志杰同学的表演时刻了。

    高同学确实好像专门学过钢琴,弹的中规中矩,一曲《黄河大合唱》第七乐章也算是完成的很顺利了。

    这首曲子流传甚广,宋小雨都唱起来了:

    “风在吼,

    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

    黄河在咆哮

    河西山冈万丈高

    河东河北高梁熟了

    万山丛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青纱帐里

    游击健儿逞英豪…”

    宋小雨同学最买账,或许只有这首歌是她会唱的经典曲目之一,也可能是她坐了高同学骑的自行车。

    “很不错,高同学弹的很不错,值得表扬。”

    沈老师用老师表扬学生的语气对高志杰的水平表示了肯定。

    但是,听在高同学的耳朵里,这确实不是什么美妙的夸奖。

    “沈老师,该您了,您不是什么都会一点点的嘛,您也弹奏一曲呗。”

    意料中事。

    沈光林当然知道高志杰肯定会将他的军的。

    欲扬先抑的手段还是使用一下:“我没说我钢琴也会一点点呀。”

    高同学秒懂。

    “哎呀,那行吧,好凑巧哦,沈老师刚好不会弹钢琴,也不知道是谁提议来文化宫见识钢琴的...”

    说起来,如果没有高志杰的介绍信,他们这波人还真的未必能够见到钢琴实物。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高同学你误会了。论起弹钢琴,我会的真不是一点点,而是会很多。曾经,我有个外号,叫做加藤鹰之手。”

    “什么意思?”所有人都不解

    “意思就是我手指上的功力出神入化。”

    众人不信,也不懂这个梗的精妙所在。

    “好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炫技。”

    沈光林决定拿出9级考试的曲子《野蜂飞舞》来上一段了。

    在业余的圈子里,《野蜂飞舞》已经封神,它可以算是非常难的曲子了,APM不够的人绝对弹奏不出来的。

    沈光林坐定了,先是熟悉了一下键盘位置,然后想了一下曲谱,这就开始演奏了。

    技惊四座!

    原来,钢琴高手是这个样子的!

    曲子的好坏他们并不知道,但是只看沈光林的手指,竟然看到了虚影,指速太快,眼睛的分辨率跟不上了。

    大概只弹了一小半,沈光林就停止了演奏。

    忘谱了。

    毕竟那么久没弹,能记住这么一段已经很不错了。

    “哎呀,好久不弹,生疏了呢,手指不如以前灵活了。”沈老师很谦虚,表示自己技能不行。

    但是看着李莉和宋小雨向沈光林投去崇拜的目光,高志杰同学心如刀割。

    他不由暗暗发誓。

    这样的人简直不配为人师表,竟然和学生乱搞男女关系,我要到学校举报他!

    ......

    从文化宫回来,沈光林和李莉妹妹的关系明显改善不老少。

    沈老师虽然年龄确实是大一些,但还真是个宝藏男孩呢。

    学校的琴房里就有一台风琴,当作钢琴使用虽然过分了一点,但是也是起到一点练习作用的。

    教学时光过得短暂而快乐,沈光林闻着好闻的味道,摸着柔软的小手想不心猿意马都不行。

    四手联弹更是人间最美秒的乐章。

    阳历4月正是春花烂漫,出门踏青的好时节。

    几个人没事了就会到福源门那里放风筝。

    沈光林只是拿出一张纸,一只铅笔,刷刷刷仅用几笔就完成了人像速写,画的正是她们姐们俩的形象,抓的非常传神。

    沈老师太厉害了吧!

    现在,就差一个两人独处生米成熟饭的时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