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4章 永恒绝望(2600加)
    三天之后。

    一处住宅区。

    “怨灵,怨灵过来了!”

    里昂面无人色地道:“那个白衣服的女人……她……她……就在外面走廊上……”

    这个普通人已经快被吓疯了。

    “没事!”

    岳山瞥了他一眼,摘下手套,按住了门扉。

    无形的对抗形成了。

    一个脚步声不断在门外徘徊、尝试撞击……

    但最终,它选择了离开。

    “得……得救了。”

    里昂瘫软着坐在地上,望着岳山兄妹:“两位,你们是能力者,是神灵派来拯救我的人么?”

    “抱歉,不是……”

    岳山表情冷冽,打开对讲机:“楚河,你在哪里?”

    “刚刚解决一例,将一个麻烦的家伙引开了……”

    楚河站在一幢高楼之上,望着一片黑暗远去。

    在黑暗之中,似乎还有一群人的惨叫与汽车轰鸣。

    那是……同为公司的员工!

    毕竟,也只有掌握灵异物品的他们,才能在一些强大诡异面前挣扎一下,成为吸引火力的目标。

    一碰就死的普通人,连作为诱饵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都是一个公司的员工,但哪都去快递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互相坑害,为了生存不择手段,所以楚河对于这些或多或少抵制过他的人,也没有丝毫怜悯。

    “感谢你们的付出……”

    他冷漠地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下楼梯,对着对讲机道:“可以准备撤离了……”

    实际上,在他心里,一直有着一个疑虑。

    虽然诡城之中的确处处危险,游荡着零星的诡。

    但是,对掌握了诡的能力,处理过多次类似事情的公司员工而言,要存活三天并非多么困难的事情。

    要知道,纵然里昂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都活了快一个月呢。

    这不对!

    这完全不匹配年会任务的难度!

    而这段时间,他们只是处理了一些在诡城内游荡的诡,类同于寄生虫一般的货色。

    诡城真正的恐怖,还未展现出来!

    ……

    “时间到了么?”

    “我都看了三遍了,手机,手表……所有计时器都表明,第三天过去了。”

    岳山兴奋回答,眼睛里充满了名为生的希望。

    “那么……年会任务真正的危险,是在离开诡城的那一刻么?”

    楚河并未有丝毫放松,三人汇合之后,他反而变得更加紧张了。

    “楚,你答应过,会带我离开的?对么?”

    在三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是里昂。

    “嗯,我答应过,但只是一个机会,能不能把握住,还要看你的了。”

    楚河冷漠道。

    他之所以带上里昂,只是想关键时刻有一个去试错的人而已。

    而现在,纵然岳琴都能接受这种做法了。

    一行四人离开了一直以来居住的地方,来到一处残破的车站。

    楚河望了望四周,深吸口气,摸出了一枚硬币。

    这是他私藏下来,没有对谁说过的,另外一枚召唤444号公交的硬币!

    作为一名智者,他当然早就考虑好了退路。

    但此时,抚摸着锈蚀硬币冰冷的表面,楚河竟蓦然感觉一阵心悸。

    “楚河!”

    岳山扫视着马路,脸上带着惶急,开口催促。

    对于妹妹而言,这里就代表着危险!

    “是啊,没有退路了。”

    楚河叹息一声,抛出了硬币。

    迷雾笼罩中,一辆公交车缓缓行驶出来。

    “哦,神啊,这是您派来拯救我的天使么?”

    里昂望着公交车,几乎要跪在地上,亲吻土地。

    哐当!

    公交车门一下打开。

    虽然明知道公交车上同样危险,想要回到现实世界还需要经过不知道多少磨难。

    但楚河还是脚步加快,踏上了车门。

    当!

    当!

    当!

    就在这时,城市上空,有着悠扬洪亮的钟声响起,来回荡漾。

    下一刻,楚河表情一怔。

    他跟岳山兄妹两人,已经站在另外一个公交站台,望着444号公交远去。

    “才刚刚到诡城,兵哥与红姐就……”

    岳琴满脸悲伤与恐惧地道。

    滴滴。

    公司短信准时到达。

    “什么刚到?我们不是要离开么?公交怎么就离开了?不对……这里不是……”

    岳山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满脸惊惶。

    “岳山,你还有记忆?”

    楚河深吸口气,突然开口:“岳琴,你忘了,我们在这里渡过三天了么?”

    “什么三天?”

    岳琴满脸疑惑地问道。

    “啊啊!”

    岳山狂叫。

    即将离开的喜悦,跟现在的绝境相比,简直是完美的讽刺。

    以为一步踏入天堂,结果却是躲入深渊。

    世事之讽刺,不过如此!

    “我大概知道了。”

    楚河一言不发,冲向那条商业街。

    岳山带着一头雾水的岳琴,紧跟在后。

    片刻后,一家便利店内,流浪汉模样的里昂被揪了出来。

    “里昂,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现实世界中失踪的日期,告诉我!”

    楚河单独的眼睛中带着血丝。

    “你……你们怎么知道我叫里昂?”

    里昂一头雾水,旋即报出一个日期。

    那是……一年前!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着手机上的日期,岳山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所谓的诡城……是一个时间循环,不断重启的循环……”

    “而诡城……可以随时重启这个循环,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它就会将时间重启到我们到来的那时候。”

    楚河声音干涩:“所以……公司任务标明是三天,实际对于我们而言……任务期限是……无限!”

    永恒的绝望,顿时浮现在岳山心底。

    “这……”

    他望着满头雾水的岳琴,以及在这里被重启了多次,早已不知道陷入循环多久的里昂,完全说不出话来:“为什么……我们还有记忆?”

    “只有诡,才能对抗诡,我们身上的诡虽然无法对抗重启,却能保留一点之前的记忆……但这,只能带来更多的绝望……”

    楚河面色惨然:“诡城之前重启的时限,似乎是半个月,这是以里昂为参照的……但当我们到来之后,重启间隔似乎缩短了……”

    “这么循环下去,等间隔再缩短,大概会变成一天、一个小时、一秒……”

    “到时候,我们就会永远处于一种时间悖论之中……我无法想象这种恐怖……”